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城南新事 安娜的墓园生活
查看: 542|回复: 5

安娜的墓园生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18 19: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芜 于 2022-11-19 18:52 编辑

这是一座有着四百多年的古老墓地,一座无顶的教堂,巨大宁静掩映下的天然寺院,当然,也是黑暗的隐士们和圣哲修行之所在。


但安娜并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员,她只是一位普通的亡者——一位坚定的“洞穴守护者”,一张有着朴素安份面孔下的古老魂灵。或许习惯于恭顺命运,她的墓地周遭散发出草木般恬淡柔和的气息,不像众多的新亡人,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如同仓惶的笼中兽,愤恨命运的不公,深陷在空虚、失落、悲伤的情绪中不能自拔,不甘心与世界的联络就此切断,曾经深爱的人事物转瞬化为泡影,眼眶中沉满泥沙,虫蚁不间断地啃噬摧残壮硕俊美的肉身,被永久囚禁在这狭小、肮脏、漆黑、到处流淌着鼻涕虫般黏液散发着恶臭的地方,在混沌死寂笼罩下,不得不日复一日重复同一种无聊、单调、烦闷的事物,而看不到一丝希望。


在上帝之锤落下来的一瞬,他们甚至不敢相信游戏已经结束,彻底结束,而他必须离开,回到黑暗的、一无所有的裂缝中去———去领悟死亡真正的意义,彻悟它的残忍,以及,它终结时带来真正痛苦的同时,并未带来终结。一种表面的终结却引起了一种真正的痛苦,令所有生者的眼泪都流向了没有发生的死亡中去,游戏仍在继续,骰子的声响多么悦耳,被忧虑和恐惧蒙蔽了双眼的人们并不明白,新的场地诞生了新的规则和身份,大家唯一能做的只是耸耸肩,玩得开心而已。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1-19 06:2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灵魂仍在……^_^早上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1-19 18:1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吹锦衣印梨花 发表于 2022-11-19 06:20
灵魂仍在……^_^早上好

是,灵魂永生,晚上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1-20 22:1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2-2 11:2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芜 于 2022-12-3 19:34 编辑

《二》

如同一个逗号,停顿了一下。

凭感觉,接下来应该继续交代安娜的身世,以及墓园的情况,但,事情往往并非如此,很惭愧地说:这只是我无数个突发奇想中的一个开篇,我总是轻易地允许自己编织一个又一个开始,然后,丢弃、遗忘,任它们安静地躺在记事本的角落里,成为一个莫名的存在。就像小时候我总是随手将糖纸夹在书页间,或许,那一刻的确有些不同,非常应该,但,隔着岁月的余温,拿长大的手指再去触碰,就像与亲切的陌生人温和搭讪,害羞中,仍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不自在,一时之间又说不清楚,仿佛软帘掀起,黑暗欺身而入,神形一晃,竟觉着,灯光明亮的像一座孤零零的坟冢,安详中,有着无量的创楚。

————————————————————————————————————————————


早晨,光亮、透明、完美,迎着行走的方向,太阳像一面黄色的铜锣,拖着布满锈斑的身躯,将将升起,投影在观照者的身上,有一种盛世的灵光。如果不是忍冬丛上覆盖着昨夜未消的降霜,苦苦挣扎的葎藤,入目皆是软塌发黑的琉璃叶,被吹得四散飘零的枯黄,在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破碎的脆响,我仍愿意相信,空气还未长出利牙,冬虽来得突然,却不失为一种真实——破败之美。


穿过太行路时,一只毛发污脏的巴哥犬钻过围栏,从马路对面跑了过来,这种情况以往很少发生,相对于一条繁华的中心街道,飞速过往的车辆,并不会因一条狗而迟缓,何况还是一条不懂规矩的流浪犬。但,今日似乎不同,街道空旷的令人打怵,仿佛又一次像小时候那般孤身穿过寂静的山谷,太阳明晃晃照在身上,你却觉得身旁只有风的喘息和催促,你大声呼喊所有花和草的名字,与它们说话,它们对此毫无反应,你又为它们取各种假名,只因为——那一刻,你渴望、迫切地需要和自己对话。


那条狗的走姿很奇怪,离到近前才发现,它的左前腿蜷缩在腋下,掌蹼齐齐断掉,三条腿跃跳着挪动,那样子像极了弟弟小时候的青蛙玩具,发条拧紧,我们总是将它推到柜子边沿,任它一跃而起后,重重跌落,然后,再跃起,逗得我们笑个不止,而今天我却笑不出,它冻得红紫松弛的肚皮随着喘息来回摇荡,似乎拖拽不起肿胀沉重的乳房,经过我时,它并未停步,在一道狭窄的弄堂口猫腰而入,或许,那里有它的孩子和家,作为一名有哺育责任的母亲,那种急切感,我能理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2-4 13:3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芜 于 2022-12-4 14:56 编辑

没有风,路两旁的枝条仍颤动不已,似含混不清的哀诉。远远地,一条长龙悄无声息延伸至菜市场附近,没有人抬头,后面的人陆续加入,同样木然的神色,机械式地挪动,犹如游神队伍中缓慢移动的圣徒雕像——是的,不管多远,我们都需要去前方自首,自证安份,不曾越界,直到喉咙下被盖下一枚清白印戳,才可获短暂之自由。

一想到由之而可能给屠宰场的猪群们带来某种兴奋、气定神闲和信心,竟忍不住莞尔。

路过菜市场时,小贩们正一袋一袋将菜扛出市场,一个老人早早占据了一个向阳的背角,显然,阳光并没有如宝刀出鞘般给她带来毛茸茸的温暖,相反,龟缩在云层里,给人以落日余晖的朦胧。她面前摆着几样简单的菜蔬:自制的酸菜、一小撮红萝卜、两三捆老葱,塑料袋里是秤好的花椒,红艳艳的,一看就像新摘的,花椒下面压着核桃,也是新鲜的。人一近前,她就伸手卖力召唤。指头蜷缩着,骨节和糙皮露在外面,指甲很长,缝隙里黑黑的,仿佛有洗不净的泥污,她解释说是因为痛风,说这话时,她已麻利地帮我打包好一份酸菜,系袋绳时因无法弯曲,迟缓了片刻,接着,她又推一袋花椒在我手中,描述那棵有着好几十年历史的老花椒树,采摘多么不易,可能,她早已忘记,我在她这儿已购买了两次花椒,足够用两年的了。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都在想安娜,她是否比我们活得更轻松?想新开的腊梅花,久居檐下生出的甜腻气,想那只脖子上有一圈花围羽的珍珠鸠,好久不见了,想这混乱的日子——这场从沉默开始的混乱,依旧在沉默中混乱着。

有时候,并不是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可以用语言来表达,或许,词语仅可以拼凑出其一小部分,却无法真切描述我们所历经的状态。尽管,人并不畏惧死亡,而是,吃惊于其衍生物——未知和恐惧、被无限放大的焦虑、对生存的担扰,在这种矛盾交织的心情下,嘴巴发不出声音,也唯有沉默。沉默着,冬天来了,变得愈加寒冷。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bbs.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