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时事 六星杂谈 【PK贴】现实主义小说《混混》 全剧终
查看: 2615|回复: 60

【PK贴】现实主义小说《混混》 全剧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3 19: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逍逍 于 2021-10-14 17:05 编辑

1、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因作者才华太过横溢,小说一旦开写可能控制不住篇幅,存在过长或烂尾之可能。喜欢看的朋友请自求多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19: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逍逍 于 2021-10-21 23:45 编辑


第一章
指点江山
   
    海南省东海市的海岸线上,在一片碧蓝的南海之滨,有一座黑羊山。黑羊山说是山,其实高不过二三百来米,方圆不足一公里,在千万年的地壳运动中它只是刚刚超出海平面的一坨巨大岩石,就像婴儿刚刚露出一点齿白的小乳牙。因其坐落在海南东海岸,常年受海洋季风吹袭和高温多雨的侵蚀,山头像被大自然盘了几千年,如馒头般圆滑隆起;虽然山石也错落分布,散乱参差,但整体上却没有北方山岩的嶙峋之状。黑羊山因盛产黑山羊而得名,因那岩石罅隙之中,遍布细小而强悍的各类灌木草类,光溜的石头上也因雨水充沛,背阴处繁殖出成片的各类绿茵茵的附地苔藓,就是这些被大自然包浆出来的植物,滋养出闻名天下的海南黑山羊。

    这年三月份的某天中午,太阳尚且温和,天空万里无云,海面风平浪静,远看光秃秃的黑羊山顶上缓缓升起一柱炊烟。在那山顶生烟之处,有方圆几丈的平台,平台上竟然架个简易不锈钢灶台和一口大锅,边上或坐或立有六七个中年男人。锅里香气四溢,翻腾着半锅已然切块的羊肉,鲜烂的羊肉上下沉浮,青灰色的羊皮在浓汤中时隐时现,原来这里的黑山羊都是带皮下锅,带皮开吃的。在锅旁边,铺着一大一张大毯子,上面碗盘齐全,摆好了七八样蔬菜、鱼虾和酒水。

    迎着辽阔的海岸,几个人站着山顶,一人身材高大,浓眉大眼,年龄在五十左右。他指着脚下的山头,说着蓝青官话:“你们看出来没有?这个黑羊山,是个花岗岩山。”边上即有人俯身去查看周边岩石;旁边一位黑魆魆的矮胖男子,操海南口音,一边嚼着槟榔一边道:“哈哈哈,还是张总观察的仔细!黑羊山都是花岗岩,现在海南生态环境保护的很严,否则这个村子早就开采了。”此时,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捡起一颗棕色的小石粒举到张总目前道:“咦,真是花岗岩!这些大石头上都长了黑霉菌或者苔藓,看不清楚;只有新破碎的小石头子儿,看这些新茬,一看就是了。”张总哈哈大笑:“何止如此。这山脚下的沙滩,沙子都跟其它海滩不一样。这里的沙子颗粒大,都是碎花岗岩,其它海滩的都是细沙子啊。杨锐,我们出来考察,就真要好好的观察观察。”那青年笑道:“是啊,张总,还是您老辣。我只顾得看地形看配套,真没发现这石材。我这趟出来,真跟你学了不少。”

    张总面向大海手臂一挥,道:“我们确定选址在海南东海岸,这已经达成共识。然后,说说东海市。首先,东海市北边的博鳌,每年定期举行博鳌亚洲论坛,有时还会举行非洲论坛;都是国际型的大活动。其次,博鳌论坛南边,是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这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水准最高的医疗领域的国家级试验区,也是国内唯一开展世界医疗数据
应用试点的地区。我们的‘联合国世卫组织交流中心’项目,既是联合国世卫组织的下属分支,也是国际医疗领域的平台,可与博鳌论坛相提并论,也能跟乐城医疗旅游区交相呼应。从博鳌到东海也就三四十公里,这条线由北南下,落在东海最合适不过了!所以,我们的项目,就选在东海市!”

    周边数人鼓掌大笑。杨锐道:“东海当然是最佳选择。但到底选在东海哪里最合适呢?”那名黑魆魆的汉子也说道:“就是啊,咱这一年多来,在东海都看了七八个地方了,到底哪个最好?”张总看着杨锐笑道:“杨总,我得考考你。你也来看几趟了,先说说你的想法。”杨锐浅浅一笑,指着黑羊山北侧的海岸道:“我觉得,就是东海半岛最为合适!东海半岛北边的跨海峡大桥正在修建,建成后接驳环岛高速,直通博鳌;而且,半岛西边是内海,东边是外海,两岸都有七八公里海岸线,海南什么东西最宝贵?海岸线最宝贵!整个海南哪里还有这么得天独厚的资源吗?没有了。还有,东海半岛两万多亩地,不足五千人,村庄好拆迁,土地利用率也高;目前整个半岛土地尚未进行商业开发,我们先手抢滩,占据最好的位置,然后徐图慢进,步步为营,这个岛将来大有可为。”

    张总听罢哈哈大笑:“你小子可以,算是考察的充分。你的想法跟我的差不多,但有一点你没看到。海南东海岸台风较多,但多数从东南方向而来。不要小看这座黑羊山,东海半岛海岸线往西凹进,黑羊山就在半岛东南方,刚好能挡住东南方向的台风,至少能削弱不少风力。所以,我才专门来这黑羊山上看一看!你小子,想不到吧?”张总一席话让旁人恍然大悟,真没想到这里的天文地理,都在胸中全盘掌握,放在古时绝对一代名将。杨锐啧啧称赞,不由自主向张总伸出大拇指。

    张总面向大海,目光炯炯:“初步确定,项目就在东海市东海半岛!我已考察一年多了,几乎每个月都会来看看,白天看,晚上看。上次文昌台风,我也专门跑来这里住了几天;上年冬天,我也专门来试了试水温,看了看冬天的风浪。总体感觉,还是这里最好。下边,就看我们怎么跟zheng府沟通了。”大家微笑点头,黑黝黝的汉子道:“张总、杨总,这趟算是看完了。咱吃羊肉吧,再煮会就烂了。下午,你们还得赶回大陆呢。”大家在毯子上席地而坐,面对着蔚蓝的大海,山吃海喝起来。

    原来,那名身材高大的张总,是河南省东州市长安地产集团的董事长,叫张为民,杨锐是他的下属,也是他的心腹大将。张为民在东州发展了几年,因一些机缘,攀上了联合国世卫组织的关系,想借这个天大的名头在海南开发地产项目。因此,他这一年多来往返于海南和河南之间,反复考察项目选址,在有初步几套方案之后,又带着杨锐考察了近半年,最终,确定在东海市东海半岛进行开发。那黑黝黝的汉子叫白杰,土生土长的海南人,原来是做石油生意,其实就是走私石油的,后来想转型房地产,就在海南买了两块地,没想到石油生意受到国家打击,他为此资金断裂,也受了点牢狱之苦,那两块地也被国家收回,由此破产。白杰与张为民早年就熟悉,他虽然倒塌了,但在当地民间和官场也还都有一些关系,张为民想在海南做项目,白杰也想趁机谋求新发展,就给张为民鞍前马后进行对接和服务。黑羊山上这顿山羊宴,就是白杰为了讨好张为民,也为了节省进餐的时间而提前准备的。

    吃喝完毕,留下两人收拾现场,白杰与其它两人陪着杨锐和张为民一起下山,然后双方分手,各自打道回府。车上,张为民对杨锐说:“东州新区的新项目出了点问题,我们需要赶快回去。你先去一趟澳门见见阿伦,我有个朋友的孩子在伦敦留学,出了一些事需要我们帮忙,你处理完就回来。”两人沟通完毕在酒店分手,张为民乘机回东州,杨锐乘机去澳门。

      未完,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19: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逍逍 于 2021-10-4 14:57 编辑


第二章 暗夜狙击


        风高月黑,夜凉如水。沿东州市黄河北边滩区的防护林,黑魆魆的连片成群,在这密林深处,藏匿着一个采沙场。沙场大院的围墙外,张老虎坐在已熄火破桑塔纳车里,静静的抽着烟,边上乱七八糟停着几辆车;与以往相同,在每次战斗之前,他的心情都异常平静。他用力咬着牙龈,脑子里幻想着即将发生的飙血场面,兄弟们刚刚进去,他仿佛身临其境与兄弟们并肩进入战场一般,不由自主的拧起眉毛,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围墙里,“县官”和“武松”各提着一柄农民用来叉麦子的三股铁叉,后边跟着五六个黑影。他们慢慢靠近院子最里侧的一溜平房。那里有一间房灯火通明房门紧闭,但隐约传来一阵阵划拳猜酒和笑声,借着灯光,看到那房门附近,果然有一堆砖头。县官和武松对视一眼,偷溜到房门两侧蹲下,身后的黑影各在砖头堆里拿起两个砖头,呈扇形分布在门口四五米外。武松扫视一眼,猛然起身朝房门重重一脚跺去,房门啪的被踹开,哐啷一声撞在内墙上。屋里五六个人围着桌子正目瞪口呆,武松站在门口喊道:“给你们上点硬菜!”身子扭开闪过一旁,后边五六人拎起砖头嗖嗖嗖往房门里砸砖头。

        房间里传来连声爆骂:“我靠!”“武松,我cnm的!”还有一人哎呀怪叫“不关我的事,我是车队的!”哎吆声中,无数个砖头如雨般砸入房间,里面有人将桌子掀起,躲在后边。还有两人手举着板凳做掩护,想冲向出房门,武松和县官一左一右站在门外,各持一柄三股铁叉往门里狠狠刺去,那铁叉宽约半米,一柄铁叉封住上半身,一柄封住下半身。拿板凳的人只能护住脑袋,胸部和大腿上被铁叉各扎了一下,“啪啪啪”板凳也被几个砖头重重击中,咿呀惨叫几声赶忙后退。“哐啷、哐啷”窗户玻璃也被砸烂,两人站在窗口瞄准屋里的人嗖嗖砸砖头。房间里的人躲无可躲,冲不能冲,眼看已经全面崩溃。忽然,房间里传来颤抖且急切的喊声:“武松。。。别打了!有啥事好好说!”

        武松手持铁叉,蹲在门侧警惕的说道:“赵疯子,现在你想好好说呢?早点怎么不吭?”众人并不停手,砖头依然不歇的往里砸去,里面连续传来几声闷哼。赵疯子又喊道:“武松,为生意打成这样搁不住啊。好好谈谈吧,还真能把我们打死不成?”县官向武松点头示意,武松一摆手道:“停停!”众人停手,武松站起来和县官在门外略一等候,身后五六人紧跟过来。武松大喊道:“你们往里靠,我们进去了!”将铁叉持在身前,与县官并肩进屋,身后有三人抽出钢管跟着进去,还有两人手持砖头在窗口监视。

        房内一片狼藉,桌椅餐盘砖块遍布一地,桌子是个茶几,早被砸烂,有几个椅子也已散架。有五个人灰头土脸,散乱的坐在墙根处,个个面带血迹或者鼻青脸肿,还有一个衬衫和裤子上血红一片,显然是拿凳子往外冲那位。武松将铁叉对着墙角一人,道:“疯子,你也是经常干架的,就不知道把灯泡敲了?”赵疯子顶着乱蓬蓬的头发,那衬衣抹了抹下巴滴答滴答的血滴,哼了一声。县官从背后皮包里抽出一个汽水瓶扔在地上,砰的一声汽水瓶爆裂,一股浓重的汽油味瞬时充满房间,县官说:“都不准抽烟,这是汽油!幸亏你们没关灯,要是关灯,这几个汽油瓶就点着扔进来了!”赵疯子等人各自一震,不寒而栗。赵疯子道:“县官,你们也太狠了点吧!”又指着一人道:“这是车队的人,跟我们的事没关系,让他走吧。”

        县官淡淡的说:“我们只谈我们的事情。赵疯子,你有多不要脸,我们就有多狠!沙场,我们已经不干了,这里的市场已经完全让给你;我们去做土方,你还想出来插手?你当我们是什么人?当真要砸我们饭碗吗?虎哥已经很够意思了,是你,明一套暗一套,贪得无厌不讲道义。砸你,砸的轻。今天的砖头代表我的心,你想多吃,先啃下这些砖头!说吧,以后怎么办?”

        赵疯子叹口气道:“你们要生意不要命,我们要命要生意;你跟张虎说一声,大家不是一路人。沙场虽然越来越难干,但毕竟是张虎让出来的,我承情。土方,我们不再碰了。这事儿我理亏,我认了。从此以后,大家各走各路。”县官点头笑笑:“疯子,你也是认路的人。希望你说到做到,如果再言而无信,给你上的就不再是砖头了。”赵疯子点头:“走吧,县官。我说到做到。”武松从口袋里拿出两叠钞票,往赵疯子跟前一扔,嗡嗡的说道:“管杀管埋,管打管治,这是医药费。你们还有哪里不得劲赶紧说,这门一关,我可就不认了。”众人皆低头无语。县官向车队的那位道:“今天得罪你了,兄弟们也不知道。以后,来找我们合作就行了。”说罢,摆摆手众人跟着走出大院。

        众人在院外汇合,县官和武松上了张老虎的车,那两柄铁叉也被其它兄弟拆卸了装入后备箱。汽车启动,县官点了三根烟,递给张老虎和武松各一根,张老虎接了烟,手一挥道:“先走再说。”大灯打开,在暗夜天地里哗的劈开一条光明大道,三辆车一溜烟驶入浓密的林间。

        这个张老虎原名张虎,是东州市黄河南岸人。他从小在学校就成绩优异,但因为家里贫穷,高中毕业后就开始辍学在黄河两岸做生意,利用两岸信息和物流不通畅的特点,跟着别人捣腾物资,大米、白面、化肥等等,就是把黄河两岸的特产等有差价的商品来回贩运。黄河北岸有油田,后来张虎搭上油田关系,开始独立门户,又纠结一些乡党兄弟,逐步捣腾柴油、汽油等紧俏物资;又依着环境便利,偷偷开了一家采沙场,在河岸滩区暗自挖沙。一则因为年轻气盛,二则这些总算是不法生意,就生出许多争斗;这么几年来,张虎带着一帮兄弟,打了无数次架,在东州市黄河南岸渐渐叫出名号;身家也逐步上了千万级别。他原名张虎,别人就称他为“张老虎”,意思为人凶猛,不可招惹。

        这些年随着国家生态和法治方面越来越严格,倒油生意早已不再做了,沙场也存在风险。张虎看房地产行业日趋兴盛,就打算转行做土方生意。所谓土方生意,就是帮地产商挖地基,运土出去,有些还负责在基础建设完毕后对基坑进行回填,是高利润行业。那个挨打的赵疯子原名赵峰,原来也做沙场,也想转入土方生意,张虎提议赵疯子放弃土方,他放弃沙场,两方各行其道。赵疯子迫于张虎的威慑,勉强同意。后来张虎跟开发商接触时,发现赵疯子仍在切入,因此,才有了这么一场战斗。这一战,打的赵峰魂飞魄散,日后再也不跟张虎争抢生意了。

        黄河南岸“春光假日酒店”里,张老虎、县官、武松等骨干聚在一起,张老虎道:“给赵峰点教训,永基地产的土方,我们肯定会拿下来。永基共有五百多亩地,单这一个项目,加上回填,就有一千五百万以上。武松,以后土方生意你多照看些,还要拓展其它地产公司的业务;县官,这里的赌场,还是你多照应些。还是那句话,黄、毒坚决不碰,赌场慢慢退出。现在我们区发展很快。三年,给我三年时间。我们再开个商混站,商混站投入和垫资太大,必须有两三年时间筹备资金。到时候,我们利用土方的合作关系,也能快速切入地产市场;那时,县官你就负责商混站,赌场退出。三年后,大家只做合法生意!谁他妈的也不能再说我们是混混了!”

        张虎意气风发的勾勒着自己的雄图伟业,县官和武松听得激情澎湃。眼前这位男人,虽然才三十出头,但在以往并肩的日子里,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过。他们不由得拿起酒杯:“虎哥,三年也好,三十年也好。大家都跟着你好好干!来,干杯!”说罢,一饮而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19:54 |显示全部楼层
唉呀,来了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19:58 |显示全部楼层


起手咋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20:00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耽误我国庆节出去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20: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混混都没影了你才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20:20 |显示全部楼层
杨逍逍 发表于 2021-10-3 20:00
说实话,耽误我国庆节出去玩。

敬业写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20:21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都没地儿去附近到处流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22:30 |显示全部楼层
需要推广喊我
不介意再改题目再下顶
哈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22:55 |显示全部楼层
春江潮水 发表于 2021-10-3 22:30
需要推广喊我
不介意再改题目再下顶
哈哈哈

先看看票房再说。好歹也是国庆旺季~~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22:5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有点像电视连续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3 23:0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春江潮水 发表于 2021-10-3 22:30
需要推广喊我
不介意再改题目再下顶
哈哈哈

别给改标题,作者不好意思阻止你,谁写小说愿意让人改标题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4 09:3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就知道你会忙里偷闲憋个大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4 14:58 |显示全部楼层
知音 发表于 2021-10-3 23:00
别给改标题,作者不好意思阻止你,谁写小说愿意让人改标题呀!

哈哈,无所谓。当时我也改了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4 14:58 |显示全部楼层
梧桐花开 发表于 2021-10-4 09:36
就知道你会忙里偷闲憋个大招。


确实有些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4 17: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杨逍逍 发表于 2021-10-3 19:47
第二章 暗夜狙击

        风高月黑,夜凉如水。沿东州市黄河北边滩区的防护林,黑魆魆的连片成群,在 ...

黑社会的事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5 07:2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还可以,等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5 21:2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擦,点击才500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6 00: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逍逍 于 2021-10-6 00:47 编辑


第三章 运筹帷幄
            
  
    澳门银山赌场,装修精致的客房里,阿伦穿着小马甲翘着二郎腿,一脸喜庆的坐在沙发上,杨锐在大床边上踱来踱去,讲清楚了情况。

阿伦问道:“金先生,全名是什么?”杨锐:“问这么多干嘛?电话也给你了,你们直接沟通解决不就行了?”“这种事儿,还是严谨一些。那边说英文,搞不好就会有误会,必须把全名给我。”杨锐犹豫一会儿,给张为民发了短信。阿伦笑着说:“这个金先生肯定是个官二代。你们张老板不想张扬,杨兄,这样的事儿我见得多了。”手机响起,杨锐看了一眼:“全名:金豆豆。”阿伦哈哈大笑:“官二代,腐朽的官二代。”杨锐问道:“你怎么知道?”“只有高官后代才取这样无所谓的名字,像什么李小琳、万宝宝、薄瓜瓜。你知道他们为伐随便起名字吗?因为当大官的要什么有什么,不信命不信运,孩子的名儿随自己喜欢的随便起啦;只有我们平头老百姓,把家族兴旺发达的希望寄托在孩子姓名上。”杨锐听了觉得有些道理,他忽然想起现任省委副书记姓金,偶尔也会听张为民提起,不由心中一动,难道张为民一直在防范他?他沉思一会笑道:“不管怎样,事情办好后,让金先生给家里回个电话;嗯,必须让对方道歉,道歉才表示事情办理成功。”“知道了,杨兄。”


    阿伦笑嘻嘻的站起来,掂了掂手里沉甸甸的四枚面值5万的筹码,那些都是黑色的银山赌场的筹码,看上去肃穆精致,十分漂亮,没见过的谁能想到这些都是杀人于无形,让很多人倾家荡产的夺命飞镖。在澳门,各赌场的筹码大致相似,以颜色和标价区分价值,但各赌场筹码里都镶嵌有相应的芯片,以防止不同赌场的筹码混淆,更重要的是防止有人作伪。阿伦跟杨锐握手道别:“杨兄,没事常来玩啊。我们现在已经升级了‘洗钱’业务,公司代号‘立白’金融,几千万上亿的资金,分分钟、毛毛雨,立白洗衣粉,一洗就白!欢迎捧场哦。”杨锐致谢,阿伦打着哈哈走出房间。

杨锐送走阿伦,连续的高负荷考察让他异常疲乏,洗漱完毕他即上床休息,但脑子里却仍在想这件事。金豆豆就是张为民所说的朋友的孩子,在英国伦敦留学,据说因为飙车还是什么原因,跟当地几个英国流氓结成仇家,屡被骚扰,朋友很担心孩子又鞭长莫及,希望借助张为民的社会关系给与摆平。阿伦是银山赌场的高级叠码仔,也就是vip大客户经理,张为民每年都要陪一些贵人来澳门玩两次,因此是阿伦的大客户之一。银山赌场不仅提供赌博、住宿等娱乐活动,还为大豪客提供海外事务援助、洗钱等延展业务。港澳黑帮在世界主要大都市都有堂口,银山赌场与这些黑帮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通过这些关系,足以摆平骚扰金豆豆的伦敦小流氓。赌场把名誉看得比利润还重要,杨锐因此对阿伦比较放心,但觉得不舒服的是张为民刻意隐瞒了金豆豆的身份,而金豆豆,极有可能就是省委副书记的公子。

杨锐胡乱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回东州总部。张为民问了澳门情况,强调金豆豆的事儿不要外传。随后,张为民简单介绍了东州的现状。原来,长安地产集团在东州市东州新区的新项目,目前正处于拆迁阶段,好巧不巧,东州新区行政一把手万主任前天接到调令,升职去某市当副市长;张为民急急忙忙回来,就是要跟万主任告别,并当面商量一些问题。新区项目就是万主任拍板定下来的,当时也是杨锐在前台筹划,张为民背后指挥,才顺利的以较低的价格拿到了土地。万主任调离,新主任尚未到岗,以后在新区主要靠严书记了;而严书记,以前跟强势的万主任工作中相处的并不融洽。张为民就是要处理已出现和潜在的zhengfu对接问题。

张为民安排了几个措施:第一,他会尽快与严书记进行对接,将关系加强深化;第二、新项目拆迁工作出现停滞,杨锐要进行辅助,首期地块拆迁需要在三个月内完成;第三、海南东海市zhengfu各局委的关系由杨锐为主继续对接,省市和联合国世卫组织由张为民对接,项目方案和市领导沟通,要同时穿插进行,争取在半年内签订投资协议。

张为民安排完毕,平心静气的给杨锐讲:“现在东州老城区我们还有三个老项目,预计两年内陆续结束。东州新区的新项目,是公司未来1-4年内的资金保障,同时,也是海南东海项目的资金保障,未来2-3年内,将是海南项目投资最大的阶段。东州新区项目的顺利开发,才能保障海南项目的顺利进行啊。”张为民拍了拍杨锐的肩膀:“现在孙总负责东州新区的项目,他是南方人,胆小谨慎,拆迁问题的处理太过保守。还是你行,区里关系你也熟悉,抓紧推动;到那里,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说;需要跟领导平衡的地方,你可以直接决定。切记啊,新区项目要资金,海南项目要利润。海南那边进入正式谈判阶段,1年内保证签订投资协议和土地协议,到时候,你去东海负责东海半岛的项目。老弟,广阔天地,大有所为啊。”

杨锐点点头,道:“行,今天下午我就去了解新区项目拆迁情况。另外,关于新区新主任的信息有没有?”“没有。有说是外地调来,也有说可能是王副主任接任。王副主任是常务副主任,市县级别常务副职接任市长县长等行政首长多些,因为这些级别的领导主要抓经济建设;省级领导,副书记接任省长多一些,因为到省级干部,就更讲政治了。你也注意一下,跟王副主任打好关系。”杨锐想起了省委副书记金书记,笑接着问道:“海南东海市呢?书记和市长,我们项目将来以谁为主?”张为民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举一反三,这个问题问的好。东海市还是以市长为主,市长47岁,也刚到东海一年多,有前途有激情;书记五十好几,快退休了,求的是安稳,也不会有那么劲头。东州新区我们原来靠万主任,是因为万主任比较强势,而严书记比较温和。书记和市长一般都会存在矛盾,所以,我们选择的时候,一般都挑相对年轻的、强势的,我们的事儿才更好办。你记着。”

杨锐一笑领悟,正要离去,张为民又道:“稍等下。东州新区项目的拆迁,因为我们二三期还有大量土地拆迁,所以必须保证三个原则:不与村民利益交换、不给村民额外赔偿、不要搞出恶性事件;否则一旦开头,后期将形成连锁反应,非常麻烦。其它方面,你自己把控。争取三个月完成!”

杨锐领命离开。东州新区的拆迁、东海半岛的投资协议,这都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他还要同时进行双线作战,顿感压力山大。道路曲折,前途光明,杨锐耸了耸肩,握了握拳,深吸一口气,向自己的远大前途跨步而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6 16:21 |显示全部楼层
杨逍逍 发表于 2021-10-6 00:36
第三章 运筹帷幄
            
      澳门银山赌场,装修精致的客房里,阿伦穿着小马甲翘着二郎腿,一 ...



人家小说或电视剧前面都有个故事梗概(简介),让人了解一下才能看下去。
你这样写,读者就像走夜路,不知道要看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6 17:13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6 21: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逍逍 于 2021-10-7 17:09 编辑

第四章 赌场风云

     
  土方生意顺利推进,张老虎很快就跟永基集团签订了合同;而且永基集团主动提高了单方价格,但要求张老虎配合拆迁、工地违规处罚处理等工作,增加的利润主要就用于这些方面。张老虎初次介入土方行当,喜出望外。真是好事成双,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东州市开发银行的钱行长居然因为赌场跟他搭上了关系。

  他们的赌场在春光假日酒店主楼后边,那里连接主楼,原来是酒店的几间炮房,要顺着走廊拐上好几拐,在很冷僻的地方设置的进口;门口看上去像个洗衣间,设置有暗门,有人看守,而且必须由专人领着才能进入,进去后还设置了两道大门。不仅如此,还有一个暗道连接客房消防楼梯间,一般人都不知道。

  当年,如果不是县官积极建议,这个赌场张老虎根本就不会开。县官是张老虎下边最聪明的一个人,大家叫他“县官”是因为他能说会道,办事比较公平,在南岸江湖道上比较服人。县官的祖上是巨富之家,解放前做私盐和布匹、米粮生意,据说在1940年之前,他的高祖已经有小轿车了,当时古镇上的街铺,有一多半都是他们家的;现在黄河南岸有个村子叫“盐庄”,据说就是他们家在解放前运盐的渡口,渡船运盐返程时,再捎带上布匹米粮,因为比较繁荣后来渐渐发展成为一个村子。他的高祖父、祖父都是妥妥的富二代,但因为沉迷于鸦片和赌博,连续两代不仅将家产挥霍的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以至于解放后,县官家里一贫如洗,生活艰难,居然被鉴定为“贫下中农”。

  张老虎早先捣腾柴汽油时,他们长年包房住在春光假日酒店,经常打牌打麻将。县官家里严谨赌博,因此他们玩牌什么的从不来钱,但县官总是赢。春光假日酒店南来北往的长年聚集很多生意人,多数多是商界豪客,有些人住的久了,知道县官玩牌技术好,就怂恿他一起来牌耍钱。张老虎也拿出钱让他去凑趣,县官推却不过就上场了,结果屡战屡赢,竟然把当月包房费赢了出来。县官从此上道,他们的房费基本没再掏过。输多了,有几位浙江的生意人很不服气,邀请县官专门去某场子跟几个知名老手玩麻将,张老虎等也跟着去撑场面。那一场,县官还是赢多输少。最后一把,出于某种神秘天分或神之自信,县官在牌听了之后,将牌一溜摊开,说道:“大家看着,我听3、6饼,我觉得,我这把一定自摸,而且不是3饼是6饼!”当时6饼只剩一张,大家都觉得他是赢钱后洋洋得意、异想天开。县官摸牌,手指搓来搓去,然后“啪”的拍在桌上,果然6饼。其它人大惊失色,然后索然无味,再不跟他打牌了。那一次,县官赢了四五万,在当时已是巨额资金。

  当时县官也才二十出头,他心情忐忑的拿着钱回家,交给了爹娘,并坦白那是赌博赢的钱——他已经准备好被老爹一顿爆锤。戏剧化的是,他老爹看着那一叠叠人民币,忽然激动得双眼通红,拉着他到家族牌位前,“噗通”跪下嚎啕大哭,边哭边说:“爷啊,爹啊,咱家终于能从赌桌上赢回来钱了!爷啊,爹啊,你们的重孙、孙子给你们报仇了!”嚎啕完,他爹又转身对着县官跪下,说:“儿啊,你真有出息!你要是我爹多好,你要是我爷多好!”县官看他爹激动的发疯,赶紧跪下跟着嚎啕大哭。

  从此,县官好像受到了刺激,不仅开始赌博,而且热衷于开设赌场,似乎真要为家族一雪前耻。张老虎跟着他去过赌场,也见识了赌场的盈利能力,就这样,他们就也开始暗设赌场,踏入了赌博生意;既然有了赌场,也就跟着在赌场放贷,给那些赌红眼的赌徒提供赌资,不可避免的,张老虎和县官有时候也会去要账收账。

  前几天县官的一个朋友王二喜找到他,说:“我看你们收账都挺顺利,也没有什么死账、烂账。不知道社会上的一些债务,你们能不能帮着收一收?”王二喜是县官的初中同学,在信用社上班,偶尔做些民间放贷生意;赌场刚开始经营时,他往赌场放了一笔钱,作为赌场高利贷的启动资本,自己收了一些利息。

  县官一听以为王二喜要让他帮忙要账,就说:“这几年,除了毛二有两万欠账,因为他进去了收不回来,其它还真没有死账的。至于社会上的账,我们也没收过。赌场的账,都是赌徒欠的。这些好赌之辈,什么歪门邪道都懂,别看他今天输的一毛不剩,让他明天还钱,不管怎么坑蒙拐骗偷,基本都能拿出来;而且,找他们要账,无论怎么上手段,基本都不会出事,这是这一道的规矩。但社会上的账,就不好说了,我们一般也不会碰。”

  王二喜向县官坦白道:“我姑父是市开发银行的钱副行长,他在外边放了几笔钱,有两笔出了点问题,想请你们帮帮忙。说实话吧,以前我往赌场里放的钱,也是我从姑父那里磨的。你要能给他解决了,以后银行有事不是好说话吗?”县官是个人精,眼睫毛都是空的。他一听,就知道这钱副行长可能挪了银行的资金,自己在外面放高利贷,结果出了问题收不回来;而且,这事也不能随便给社会上的人说,王二喜跟他交情不错且知根知底,才找到了自己。

  县官过后跟张老虎商量一番,答应王二喜跟钱行长先见一面谈谈。钱副行长事业上正是意气风发之时,但屁股上这坨屎却不好擦掉,他在东州市最好的饭店里宴请张老虎和县官。钱行长寒暄之后开门见山:“江湖救急,江湖救急!道上兄弟都知道张老弟仁义,老哥我这事吧不好张扬,其它人我也信任不过,只能烦请张老弟了。那两笔钱事关重大,一笔1000万,一笔500万,这个月内就得回笼;如果钱回不来,我这前半辈子就算白混了。老弟要能帮上忙,什么都好说。”张老虎跟县官都吓一跳,他们赌场放贷最高额度也就三四十万,他们真没想到钱行长的高利贷规模居然这么大。钱行长又讲了讲欠债方的情况,一个是做钢材生意的,欠了500万;一个是某企业家,在市里还有些小知名度,欠了1000万。张老虎想了想,觉得金额大小无所谓,反正都是要账,方式差不了多少。

  再一问,这两个人王二喜都认识,钱也都是从他手里流转过去的。原来,王二喜是钱行长的前台代理,市面上的业务主要由他出面。他知道单纯请张老虎要账不大可能,就把实情说出来,靠着银行的关系来打动张老虎。而且,这两个欠债方并不是没钱,只是因为公司经营需要,承诺按时给与利息,本金却拖着迟迟不还。但银行即将进行全面查账,钱行长等不及了。

  张老虎听完情况,脑子飞快的转动起来。钱行长和王二喜满面期待的看着他,张老虎想了一会儿,拍了拍县官,笑着说:“这事吧,我们兄弟试试,我也想了两个法儿。弄成了,我们什么也不要,就要你这位好老兄。”钱行长哈哈大笑:“张老弟,我知道你不会轻易应承,只要你能开口接下来,这事肯定就能成!你做事,我放心!我也不会轻易开口,但只要我就认你这个老弟,以后的事都好说。我做事,也请你放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6 21:08 |显示全部楼层
知音 发表于 2021-10-6 16:21
人家小说或电视剧前面都有个故事梗概(简介),让人了解一下才能看下去。
你这样写,读者就像走夜路 ...

他们那是先写出来,再写的梗概。我这故事还没写完呢,情节都有可能变动。

这个小说吧,比较复杂,其实等全部写完再看比较合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6 21:25 |显示全部楼层
杨逍逍 发表于 2021-10-6 21:08
他们那是先写出来,再写的梗概。我这故事还没写完呢,情节都有可能变动。

这个小说吧,比较复杂,其实 ...



现在看是有点摸不着头脑。
更新够快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7 08:0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杨逍逍 发表于 2021-10-6 21:08
他们那是先写出来,再写的梗概。我这故事还没写完呢,情节都有可能变动。

这个小说吧,比较复杂,其实 ...

逍逍好!我是大槐公主。我在螃蟹那(>_<)第一次在红袖天涯造谣我时,就对那里的两个版主的人品不齿也就不在那里玩了。前几天,螃蟹发疯又咬我,我才发了个帖子气他,和过去回复了你的帖子,结果有人人居然在我的楼层里评论,很讨厌。因此不过来借马甲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7 08:0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杨逍逍 发表于 2021-10-3 20:00
说实话,耽误我国庆节出去玩。

我在那里说的话只是笼统看法。我也支持传统手法写小说的。希望你不被我胡言乱语打乱了思路,该如何写就如何写。z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7 13:11 |显示全部楼层
古老传说 发表于 2021-10-7 08:07
逍逍好!我是大槐公主。我在螃蟹那(>_


在这玩吧。这两天为这个小说,其它帖子我都没怎么看,算是闭关了。

你说的版主是谁?等我写完,我们找螃蟹和那两个版主算账去。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7 16:1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杨逍逍 发表于 2021-10-7 13:11
在这玩吧。这两天为这个小说,其它帖子我都没怎么看,算是闭关了。

你说的版主是谁?等我写完,我们 ...

看出点门道了!前面分两条线铺垫的,才要一点点汇合在一起,揭露一个黑白道勾结的故事,就是这个故事是正义邪不压正还是正不压邪,目前还不好判断走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7 16:59 |显示全部楼层
古老传说 发表于 2021-10-7 16:15
看出点门道了!前面分两条线铺垫的,才要一点点汇合在一起,揭露一个黑白道勾结的故事,就是这个故事是正 ...


大体如此。这故事连载看起来会有些懵,感觉断续不接。等写一半一次性看完,感受会更好些。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bbs.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