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休闲 闲田半亩 但愿长醉不愿醒(更新中)
查看: 1043|回复: 16

但愿长醉不愿醒(更新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9 15:5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云在 于 2021-10-17 19:22 编辑

1      高楼

      办公室东窗之外的那栋高楼竣工在即,按现在的进度看上去年底应可交付业主,猜想不错的话它也许已经把每个楼层全都租售完了——价格合理的话。
      玻璃幕墙正在安装,因眼前所见只有大楼的一面便不能对这个工程的速度形成跟进,可以肯定的是投资方和施工方必会建立合同,只要资金源源不断,逾期交付的可能性便不大,当然,工程进度也会受到天气的影响,今年的两场台风转移他处对这幢大楼的建设显然起到了利好的作用。
      那是个综合体,以我所见的那栋高楼为标志。未知那块地皮被原来的那家造纸厂卖了多少钱,可以猜到的是相关方面和这家造纸厂最终达成的谈判应属互利。谈判的相关细节自然是不会披露的,却也不难猜到一些:许多人为了招徕接盘侠而费尽心机。另外,这个综合体的建成肯定也符合这样的原则,它会让财富的拥有者仍集中于少数。
      不去想那些了。高楼既起,便会迎来四面八方的人,早晚要宴宾客,当然,它的命运也是可以付诸猜想的——或迟或快,它还将化为残砖乱瓦。
      视线收拢,将它转移至我们单位的花园,植被的颜色仍令我垂涎,予我生机盎然的样子,枝繁叶茂,树木的姿态也还婀娜,这样的画面真的让我难以相信季节已经更替了。又将视线投于昨晚的夜空,月色好美,真快,忽然念及一天之始迄它结束,这个轮回的速度让我有些目瞪口呆。
      准备再过一个小时去楼下走走,去看旗杆之下的那池水面,看看风把它吹皱的样子,料想不错的话应与往日不同,伫立于水泮,我会获得异样的感觉。
      早间听虫,在我居住的大院,人声未响,听它们在墙隙里歌唱倒也别有一番滋味,然而美妙的感觉却太短,幸亏马上想到今夜我将遇到一块草地,趁值班之隙我要去那里徘徊徘徊。
      此时此刻,即将来临。

    2021.09.19.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9 19:0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坡度 于 2021-10-5 19:52 编辑

2《楼上楼下》

      忍不住提前来到楼下,办公室不见诸位的缘故吧,还是因为躺平在桌上有点久了呢?
      目测了一下眼前的池塘,方圆大概不足五百平米,水深处不及沒膝,鱼是有些,好像是锦鲤,但不见它们簇游,因为它们的数量还不足庞大。环这片小小水面种植倒是颇丰,有柳树,琵笆,朴树,香樟,桃……和多种我所未闻其名的草类,印象颇深,单位迁址于此的第一个春天尝于草丛之中得见鲜花灿烂的样子,曾令我怦然心动。
      移步换景,这个开放的小园倒也颇见设计者的用心,构思甚巧,看得出来,这个人曾试图满足各种人的审美和情趣,可惜的是受限于面积他的思想便很难施展。
      掠过水面的风,曾呼啸于我耳畔,吹乱了我的发型,感觉它的到来,又于水面荡漾的涟漪里目送它迅速离开,倏然念及一只乌龟,它的名字叫忍者吧?还是“神”呢?
      回到楼上,已而夕阳下山了。喝了自制的半锅杂粮粥,咸鸭蛋一枚,饭后一支烟,又觉思绪有些飘渺,于是又复决定去楼下寻觅一番,带着这样的疑问:是不是这次去花园徘徊可以遭遇一条小蛇?乃白?乃青?
      

2021.09.19.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0 05: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坡度 于 2021-10-17 08:20 编辑

3    节日里

      方知旋单位的内墙绕一圈的距离大概五百米,当然是踱步在内部的环形马路,真要像狗一样贴墙逡巡一周的话新单位的面积肯定会比我估摸的面积增加不少。
      幸甚,这次下楼才知苦逼如我者真的不仅一个。在那里遇见杨姐,七点半多了她才下班,当时我正给别人打电话便只好向她挥了挥另一只手,杨姐复刻了我的动作,予我以无声的回答。暮色已浓,未知杨姐有没有留意到我的视线在她的脸上停留过。
      伫立楼下,把自己当成一棵树,曾有那么三秒钟,我把双腿想象成了根,想象它往泥土里扎下去,越陷越深,疯狂地生长,从地球的另一面穿出……三秒钟其实很长,我听说这个长度对有的生物而言已经足够它们迭代了。
      九点钟,重新躺平在办公桌,脱了袜,蓦然看见它被染成一种我一直不大喜欢的颜色:白。不知到底为什么我会把它穿在脚上,但我知道它的质量很好,这双袜子将会陪我度过许多日子。缘分冥冥,所有的遇见都是注定,反正我信了,在这件事上似乎于立刻之间——我又看出了一些端倪,然而无以形容。
      从这个帖子的点击率可以发现,如果我希望它能被更多的人围观还是应该让管理员帮我把它迁往别的板块,可我当然不会这么做,因为踌躇颇久才使自己下了决心,找个空间肆意地生长一会,这个想法由来颇久,观察有一阵子了,这个板块越发荒芜,却恰恰越发适合我达到一个目的:尽情地自言自语。
      风,在空中荡来荡去,七点半在楼下遇见杨姐的时候它的势头已不能予我猛烈之感,渐渐地趋于停止,一个小时之后便不能听到它传来的声音了。不见诸位的缘故办公室予我宁静的面貌,莫名的欢喜油然而生,窸窸窣窣,平日里难以惹我注意的声音清晰得让我捂住耳朵都能听见:小强鱼缸里的微型电机正在制氧,木头因膨胀(收缩)而发出的咯咯,也有可能是转椅,是不是我碰到它了?还是受引力作用它未能保持平衡?我知道有一块地砖也会发响,当我踩到它的时候,常常会把它的“吱吱”理解为向我提出的抗议,当然,这种抗议也是无谓的。还有,我觉得在这样的时刻自己应该听见过某种电流,只是很难捕捉到它的方向,也不知它在现实里摩擦,还是从我心里传来。
      场景再现,将这些内容在大脑里复刻出来其实我已在另一天了,父亲的叮咛恰在耳畔,他嘱我务必准时到家,务必参加中午的饭局,他说,有生之年尽量多请我们吃几顿这样的饭,在节日里。父亲并非毫无优点,至少他从不在饭桌上埋怨过我不时地打开手机。

2021.09.2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0 07:5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坡度 于 2021-10-17 07:56 编辑

4    不知为不知

      一直奇怪饮水间里的那部机器为什么会有一根管子和另外的两根完全不同。但我隐隐约约地知道从那里流出来的未必是开水,因为它的细,也因它被安装的位置更低一些。
      终于了解到它的功能迁于此处工作已逾半年,前天下午在那里打水的时候看见有个同事正好把从那根管子里流出来的透明液体灌在她的养生壶于是忍不住询问此事,始知经流这根管子的自来水得到了过滤,可以直饮。
      不得其解颇久,曾自以为是地觉得它应该是一种类似压力锅盖高压阀那样的东西,一旦热水器因加热太久无法释放持续制造出来的蒸汽形成过高压力。经过这番询问并相信了同事予我以正确答案,迄现在已经超过三十六个小时之多,每遇无聊时刻多半会立刻念及此事:我到底有多么无知呢?
      花生既熟,使它予我不同的口感,这次特意采取了两种方法,刻意进行了对比了,差别是显著的,施之以蒸汽催熟会让它发生改变的速度更快,然而我却不知怎么回事,同一口锅,相同的历时,容器里的温度和压力如果付诸测量的话也应该一致,可为什么会产生不一样的结果呢?我相信自己的牙齿,咀嚼是物,以热蒸汽制熟的花生更利于下一个过程:消化。why?
      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还有一种更好的说法:不知即为最好。念及,马上有个例子出现在我心里:假如有人问我明天和意外谁的到来速度更快一些话,我肯定会马上把头向这个人摇一摇,倘他不信的话我会向他再摇一遍,倘他仍坚持问我,那么我会别过头去,顾左右而言他。
      接班的同事小夏来了。先问我有没有在登记表上签过字,我说昨天就签了,可他说并没有发现,于是让我立刻想到了一种答案:他肯定忘了翻篇。

2021.09.2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1 10:0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坡度 于 2021-10-17 07:57 编辑

5    秋日私语

      假期最后一天,气候宜人,天蓝而云白,轻风回荡,刚把被自己滚了两个月的床单和枕巾洗了一遍,晾在院子里。倘天气不变的话料想下午三点前它们就会干透,我会把它们折叠起来,逾月之后又会被我铺在床上,九月的气息肯定会有一些残留其间,届时一定会让我想起些什么,想必应该阳光的味道更多一些吧?不然的话会是些什么呢?

      最近抽烟抽的有点凶,点烟的频次颇高,不断提醒自己要克制,然而仍未果。今天依然,至现在半包烟已被吸完,才九点多,早晨五点半醒的。心事并不多,最严重的也就是前天晚上在路口看见红灯将亮的时候不该又踩油门,未知有没有被监控拍到,悬心未已,不时想起仍会扰乱我的心跳。真没什么别的了。

      每遇季节更替情绪也会发生变化,近几年尤甚了,愈感光阴似箭便愈会想到:来日几何?莫可奈何,不自由,也还死不了。胃口时好时坏,便怀念那些吃嘛嘛香的日子。现在的日子,常常需要借助回忆才感些许新鲜,未免想到: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和自己一样?
      对面的房子竟一天未空,真是出乎意料,前面的租客才搬走,翌日便见新人来。正好在院子里听见过他们说话,所以问父亲这家人是不是来自东北,又让我出乎意料的是,父亲予我的回答期期艾艾,小奇怪,这个院子的家长里短我一向觉得父亲是无所不知的。
      傍晚从外面回来,恰好进大门的时候遇到新邻,见他手里拿满了快递便予他先行。所以搭搭讪,问他是不是东北人,果然,小伙子告诉我,他们来自黑龙江。
      进家后不久,父亲向我算了一笔账,他说,对面那套单间为现在的房东买下来价值一百六十万,每月可得租金两千四,我立刻就把运算结果告诉了他,父亲向我点点头,马上又对我说,我家房子的户型与对面同。听毕,心中莞尔。

      不经意间抬头,看见一朵白云悠哉悠哉地漂浮在空中,忽然念及:它把自己的阴影投在了哪里?





      2021.09.2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5 10:5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坡度 于 2021-10-5 19:51 编辑

6《欧耶》

      上午十点多洗刷的两双鞋今天都会实现我的预期,如果风速保持现状阳光未被遮挡的话,那么两双鞋会在夜幕降临前被我重新收纳起来。其实有一双现在已经干了,是黑色的那双,刚才用手触摸的时候已经不易被我探测到它的湿度了。
      为了这件事反复琢磨多日:想买一只篮球。三思而行,我也是这样一个人,所以这只篮球出现在我眼前可谓不简单。主要的顾虑在于怕自己新鲜的感觉不复之后会冷落了它,例子不要太多,比如眼前的这部“mate30”,购入之前也是让我颇感牙关紧咬,现在它在我心里的地位岂能与当时同语?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肉眼凡胎,难免喜新厌旧,顾此失彼。
      未摸此球三十年不止,又将它掂在手里,远投于框,姿势如昨,隐约又见少年的我:带球,躲闪,叫喊,抢夺,奔突,弹跳,跌倒,欢呼,捶胸顿足,挥汗如雨……往日再现,我曾是个神一样的对手,也当过猪一样的队友。一边兀自运球,瞄准篮框,发力投送,相形见拙,力已不逮,今非昔比,呜呼哀哉,我在哪儿?
      无可胜算,兀自离开球场的时候我又想到:那么的话还能输到什么程度呢?
      须臾不得离开单位,从昨天上午八点到后天,总计72小时我会被囿于此间,禁足于围墙,呜呼哀哉,与谁同袍?电光火石中忽然念及一个睡在我下铺的兄弟,思索甚久,却依然记不起他的名字,他是谁?
      粥即熟,较于昨日应该煮得更软烂些,因为加注了热水,耗时却未被缩短,所以结果便可想而知了。
      吾有一桌一椅一榻,酣睡写读吃饭发呆均已有着,昨晚又初试了位于8楼的淋浴室,设施予我齐全之感,冷热水的交换及时而流畅,单位后勤组提供的免费沐浴露出品于著名企业,气味芬芳而泡沫丰富,今日再去的话我打算一边洗着澡一边唱唱歌,带一块自己的“舒肤佳”,因为我还是习惯用香皂涂遍全身。嗯哼,就这。

2021.10.0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5 19:5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7《孰可忍?孰不可忍?》

      有一份希望最近十分热烈,为此专门制定了计划,嘱咐内子每月从我的工资里提留三百块,那么明年夏天到来之前就可以替我积攒一笔助力我购买的款项了。
      心爱的家伙续航会超过一百公里,时速可以达到四十公里。当然,我肯定会为此贴上一些自己的私房钱,看情况喽,只要这部机器做工精良性能亦佳,超出点预算是无所谓的。
      以一百公里为半径,去陌生于眼前的地方驻足一番,这个主意的形成有点心血来潮,但又觉得肯定有个正确的理由让它得到了支撑。思索未停,果然让我念及了一件事:明年去墓园看望外婆的时候但愿这个计划提前实现,那么的话我与外婆之间的距离就会短于此刻。
      晚风轻吹,饱腹之后当然应该去楼下走走。于是在北门遇见保安,那是一个日益令我觉得熟悉的人,下班的时候如果遇到他在值班的话肯定会在我还没骑到他面前的时候就把栏杆抬起来了,我非草木,当然会因此加深了对他的印象,又且互相打过几次招呼后从口音上确定这个人系出本土,对他的好感自然又翻了倍。
      回敬我一支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保安抽的是软包中华,又从这次交谈中得知他的烟瘾不小,一天三包,他告诉我,每日的用度大概五百块,我马上算了算,这个保安的月收入可以支持他最多十天这种规模的消费。意料我会因此好奇,所以很快他就满足了我,听得出来,接下来的台词经历过他的内心多次排练。他告诉我,所以来这个单位做保安其实为了缴一份社保,排遣空虚,并非为了生计。
      保安告诉我,365天以前他还是一个饭店的老板,因疫情忽至生意遭到打击而不得不退出了那个行业,亏到六十万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不该再坚持下去了,又让我听得出来的是,他的资本其实还可以让那个饭店多续会儿命。识时务者为俊杰,短短交谈让我对他的印象里内容又增,但愿真实的故事的确像他说的那样风轻云淡,姑且信之。
      返回办公室立刻看见桌面上的小苹果,据卖家称此物出产于云南,今年将它送进口中的时候第一个感觉是它的贵,第二个感觉还是好吃,当时又觉迷茫:
      孰可忍?孰不可忍?



      2021.10.05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2 07:58 |显示全部楼层
灯火成了安静写自己的字的地方了哈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2 07:59 |显示全部楼层
不求回应不求认可,只是安静地写字,很舒服很惬意的感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6 15:3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8。但愿长醉不愿醒

      学士街和景德路交叉口的行道树驻有鸟群,多年间下班时从那里经过,每每听见鸟儿们呼朋引类,热烈地交谈,欢唱,争吵,虽然闻其声而未谋其面,可那番盎然生机却愈发染人,尤其对我这种平时不大爱说话的人而言,它们的聒噪愈能令人听得入巷,每每引起我的思索:它们究竟从哪里来?
      记得不错,四季中以时下最为热闹,十月中旬左右,每从那里经过,好像觉得全世界的鸟儿都在往这里集结。这个街头予我以错觉,仿佛此处立有一扇看不见的门,若掌握方法的话便可让我从这里穿越到另一个世界。
      它们是一群麻雀,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鸟群会如此庞大,迄今我仍相信,倘它们听到命令倾巢起飞的话足以令天空一黑于瞬间。
它们为食物而来,显而易见,因为此处吃肆众多,残羹剩饭应有尽有,只要它们敢于飞落地面,便不会忍饥挨饿。只是有一点我还不明,它们为什么不择一棵远离马路的树建筑家庭呢?这个问题困扰我颇久,自从它们的声音第一次引起我的注意,到前些日子我在那里惊讶于它们的悄然,起码五或六年多。
      几天前突然发现在学士街与景德路的交叉口不再可以听见熟悉的声音,这群麻雀予我消失之感,不知去向,仿佛集体蒸发了似的。接连数日,颇期待仍能于此感觉它们的回归,于是把回家的路线固定了好几天,却未果。
      答案越来越清晰,出乎于希望:也许它们再也不回来了。另一种结果也愈明确:此番困惑亦将消除。
      冷空气如言所豫,前天便听说它们在路上,今晨果然和它们遭遇了。无可奈何,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该来的总会来,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孰情永不渝?呜呼,我也是但愿长醉不愿醒呢。



2021.10.16.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6 15:47 |显示全部楼层
文采挺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6 21:48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要求转闲田半亩
操作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7 13:41 |显示全部楼层
二花一开版,你表哥左手很兴奋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7 18:06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采,十几层楼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8 23:3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坡度 于 2021-10-19 08:58 编辑

9    消息

    午睡才醒未久,在宾馆的浴缸泡了个热水澡,点上一颗烟重新回到床上,使酝酿中的计划在脑子里变成动画,虚拟自己已端坐于那家搜索好的小餐馆,临窗,方形的木桌可摆四菜一汤。
    这家餐馆的口碑不错,食客们对它的点评让我为之动容,更让我眼前一亮的是它的位置和我的驻地相距不足八百米,便让我想到酒足饭饱后的自己又会很快得到躺平。
   计划中的菜单以俭为主,一人食当然可以将就,我只想点两道菜,一荤一素,荤菜以鱼为首选,最好是红烧带鱼,想念它真是有点久了,机缘很不凑巧,最近的饭局没轮到我点菜。素菜随便,念及,突然想到这个店的菜谱里可有“家常豆腐”这个名字?想喝啤酒了,再不喝的话它便难以下咽了,因天气愈冷,我的胃吃不消。花生米前天才吃过,便未被纳入我的计划,其实它才是我的最爱。念及此物心头又是一热,突然在脑海里端出这样的一盘:萝卜丁拌花生,冀东的青皮紫芯萝卜,白沙花生,浇之以乐亭所产的卤虾油使两物相拌,不必再添任何佐料,亦可谓“美极鲜”。
    刚想到那对老板夫妇的模样,未及勾画,手机传来振铃。以为同事来电告诉我晚饭的时刻,所以未看屏幕直呼其名,未料电话的那头却传来吃吃的笑声。还好,那个家伙并没有让我猜猜他是谁。
    是学哲来电,他很快向我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接听这个电话的时候其实我的视线曾扫过屏幕,巧的是同事的号码因未被存储所以只能显示一串数字,学哲打来的这个电话也是更换未久于我尚属陌生。
    学哲曾睡于我的下铺,好像有一个学期吧,日子虽不算多但也足以促成我们深厚的交情了,所以尽管平时疏于联系但每每通话却毫不觉得隔阂。
    互通近况,用时大概三分钟。学哲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让我把这个新号码存入手机里的电话簿,他告诉我,那个旧号马上要停用,因为电信公司已经通知过他很多次了。那个旧号的实际拥有者另有其人,这次学哲才告诉我,那个号码乃购于路边,早于实名制很多年。我问学哲那为什么不早点去电信办理,他说,经查那个实际拥有者在东北,也不知道人家肯不肯专程来此和他一起去营业厅办理相关事宜。说到此处我俩都笑了,电光火石,仿佛少年又再。
    忘了自己是不是告诉过学哲五月份回去的计划,今天他却问我为什么六月份不曾见我。应该是他也记错了。我告诉他,因为彼时疫情反复,因单位的请假制度加严而未果。告诉他这个原因的时候我很惭愧,因为五月份我真的回去过,却因诸事烦扰而未及和他谋面。听完我的解释学哲问我知不知道大咪死了。
    我当然不知道。学哲便告诉我,六月份的时候大咪死于脑出血。这个消息令我震惊,虽然前几年就已经听到过大咪身体已经不怎么好,他有尘肺病,职业使然。但我和学哲的分析却一致认为大咪的死应归咎于他平日里的过度恋酒。
大咪不是我的同班同学,却也曾同住过一个宿舍,印象里的大咪人缘极佳,另一个深刻的记忆是他的妻子也是我的校友。
    在叹息中和学哲道了别,约好年底在唐山相见,呼朋引类。却不知这次再见滋味如何。叹息迄此,夜已深,梦还遥。

2021.10.18.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9 04:1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10.    两个人

    一杯咖啡和茶,在两者之间我睡了一觉,从十二点到一点四十。本以为喝下那杯咖啡的我会失眠颇久,没成想睡意却来得很快,不知道我的耳朵听到第几首乡村音乐停止了工作,可以确定的是,在这个app设定的关闭播放的定时功能发生作用前我就睡着了。
    同于郭德纲和于谦的相声,美国的乡村音乐对我而言也有良好的催眠效果,不同的是,前者一听就懂,后者则须将埋在我大脑里的那根“天线”的发射功率调至恰好才能让我感觉它的优美。
    优美的事物不易言传,心领神会就足够好了——我是这么觉得,譬如在朋友圈里,我常予人点赞却极少留言,意思至简:惺惺相惜,这就够了。何必啰嗦?词不达意反而不美。
    一夜入秋,今年多地的气候以异常的面目变换,苏城也是,国庆节后一周里的最高温还在三十度以上,十五号预报称翌日将获断崖式降温,十六号便体感到了这股冷空气的威力,心中未免暗咳:岂能人定胜天?
    昨日下午得到大咪的死讯,为此惊骇了好久,兔死狗烹,直接想到自己的人生尚存几何。
    自古人生谁无死?这是当然的,我亦肉眼凡胎,岂能久活?我不信自己会活到一百岁,也不希望自己能活到那么老,因为我把这句话当成了真理:老而不死是为贼。至七十而常欲啖肉,八十且能于庭中独自蹒跚,不必让人喂食,大小便均能自理,尚能偶尔念及一些浪漫的事,忽如一日死神来敲门,最好自己正躺在床上,恰好无思无虑,这样的结果对我而言就是天大的确幸。
    人的命天注定,愈以为然。大咪的死再次说明了这个观点的对。学哲应与我有同感,否则的话他把这个消息传达给我的时候岂能让我觉得他的冷静?不得不怪学哲把这个消息传递得晚了一些,不是我善于表演,而属应该,你懂的。
    天下岂有不散的宴席?未之闻也。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谁是古人,谁是来者?


2021.10.19.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9 08:52 |显示全部楼层
起个笔名吧
集成册字发表
不必郁达夫的差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bbs.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