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红袖家园 红袖添香 顺从、保姆二三事、太妹
查看: 337|回复: 20

顺从、保姆二三事、太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8 18: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古乡村 于 2021-9-25 17:53 编辑


     1

  “珍珠,明天爸六十大寿,你带前进回去玩两天吧,我在家守店。”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舍得两天不上桌?说吧,是不是又输钱了,想打发我们母子走开,好拿卖货的钱还赌债啊?”

  “爱去不去,不去拉倒,怎么不说你一走我就把店给卖了呀?”

  “你敢!这可是我们一家人活命的命根子,不要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要真那样,我会跟你拼命的。”

  “拼命?看样子,如果我落难了你是不会管我的。”

  “落难?你以为自己是王子啊,还落难,顶多算烂赌。跟你说,少跟大佬玩,每次都上当。”

  “不要揪着我打麻将输钱这点事不放了。你是知道的,我们周围这些人,谁没有几个干妹妹干姐姐?只有我,连逢场作戏的事都没有,这事你得承认吧。”

  “嗯,你没说假话,我感谢你,你不惹花花草草,没让我埋头。结婚十几年,闹也好吵也好,没对我动粗。”

  “你记得就好。我知道,你怪我输了钱,酸溜溜的,说话还拐弯抹角,接着就要数落我,也就我听得进去,不嫌你烦。”

  “粮油店开了十三个年头,说不赚钱连我自己都不信,问题是钱都进了别人的腰包。到现在我们手里没钱,这个你得承认吧。你爸妈一直以为我拿钱贴补娘屋,你说我冤不冤。住在这矮趴趴的房子里,每天大清早还要倒马桶洗马桶,我找谁说理去啊?”

  “你嫌这老房子矮趴趴?当初这里可是最好的门面,自己家的房子做生意,不用付房租还可以住人,多好。谁能想到发展这么快,有了新区之后,这边就不热闹了。我想过了,这些年在赌桌上混,确实输掉了钱和时间,让你受累,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我打算戒赌,真的。你带前进安心的玩几天,天塌不下来,你还怕我把房子搬走啊?”

  “你也知道这里不再吃香?不过话说回来,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不嫌累,送货及时,老生意还是有的。我想过了,等新区建好,我们就到菜市场租个店面,反正我们有粮油经营许可证,镇上正规的粮油店就两家,不会出现第三家,生意会越来越好。这边好好修整一下,马桶什么的装起来,居家不会比楼房差。对了,说到前进,前进真是个争气的孩子,这次中考进了前十名,孩子的成绩很稳定,三年后考个一本不成问题。高中、大学、工作,安居乐业,往后花钱的地方太多了,我们总得有点准备。你说戒赌我是不相信的,玩小牌,攒点钱吧。”

  “前进个子大,不看脸还以为是个成年人。会读书当然好,有没有出息也不完全在于读书。身边很多读了书的还没有不读书的混得好,你说是不是?”

  “这话我不爱听,前进个子高长得帅成绩好将来找女朋友更容易。我说过的,我的儿子一定会成为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

  “不要唱高调,顾好眼前吧。你就死脑筋,如果你同意,我带前进出去做生意,说不定儿子将来就成了商业巨头。”

  “到外面做生意?家里的生意你都没管清楚,还外面做生意,做梦吧你。什么商业巨头?我不稀罕,我就想儿子稳步走,才有可能走得远。靠知识吃饭,不想他卷进大风大浪当中,也不想他跟你一样,掉进世俗的茅坑里。”

  “还跟我拽文,不带脏字骂我?好歹我高中毕业,你个初中没毕业的人,早就被时代抛弃了。”

  “你错了,你沉迷麻将,只知道麻友们桌子上的爱恨情仇。我在家看书陪儿子写作业,知道时代进步的步骤。我进货送货接触的人多,跟进商业信息,接受新鲜事物,对外面的现实比你清楚。镇上谁在外面混得好、干什么我都一清二楚。倒是你,曾经也算是有梦想的人,不思进取,还好意思说我。”

  “行行行,你是对的,你厉害。我说,你不如今天赶回去吃晚饭,也好给妈搭把手。礼物都准备好了吧,我也买了个礼盒送给爸,表示我的一点心意。”

  “前门,你没事吧?受什么刺激了,还是惹祸了?”

  “没有,你就这么不信人,不知好歹的女人。你仔细想想,我当初不就是这样的人吗?你不是希望我变回以前吗?往后我真不打麻将了。”

  “好,我就信你一回,相信浪子回头。明天要出的几单货都记在电脑里,电脑密码是儿子的生日。”

  “好的,我知道了。多带点钱,不要舍不得花。”

  “去去,少说快活话,我又不打牌,没闲钱丢在泥巴里沤烂。我想好了,今年年前我要去省城看看。”

  “世界这么大,你是该去看看。前进,跟妈妈到外婆家玩几天,不要带书,书留着回来再看。”

  “跟我差不多大的人都不在家,有什么好玩的。不过我可以陪外公到水沟里钓鱼钓虾,还可以游泳。”

  “不要下深水,听妈妈的话。”

      2

  村庄里的人都外出谋生了,两边的亲友能走动的老少都来了,好几桌,挺热闹的。

  弟弟两口子已经两年没回来,要攒钱到县城买房子,两个孩子跟在父母身边。父母种了十几亩水稻,养了五亩虾。遇上好年成收入还行,遇上天灾那就不好说。只是人情重,老人们想方设法聚在一起吃喝,玩牌,送礼。

  父母正是干农活的年纪,只是两个老人都有点小毛病,母亲有点风湿,父亲有点水肿。没办法,出外谋生的小辈们不容易,老人总得尽力帮助。只要一家人齐心攒到买房的首期,到那时,母亲陪孩子们住县城。安置他们读书,父亲少种一点田,就不会这么累了。

  认识珍珠的人都知道,她是个有福气的女子,人长得好看,美好的年华遇见爱情,最好的年纪嫁给长得帅气家境又好的前门。开店这么多年,吃喝不愁,两夫妻没有因为钱外出谋生,从没分开过。亲戚包括自己的父母都说他们为前进攒了大钱,到时候会跟前进走,不会一直住在这小镇上。

  珍珠不否认,也不好否认,有钱没钱自己清楚就行,何必分辨呢?如果说没钱,前门一输就是大几百上千,有一次输了五千,她大闹了一回。闹归闹,日子还是照常过。爱打牌,全国人的娱乐,打牌输钱也算不上犯错。如今主动说戒赌,或许是真的。选择相信枕边人,心情总是要好一些,珍珠一直都是这么自我安慰的。

  珍珠渐渐明白,夫妻两的想法完全一致的很少。前门认真打理生意的时间不长,自从爱上麻将,成了甩手掌柜。掌控家里的经济,这是当初珍珠嫁给前门时对婆母的承若。

  失望过后就会有点改变,珍珠看穿了也想通了,前门输多少,珍珠就偷摸存多少,这是她的秘密,谁都不知道。

  珍珠带儿子在家玩了两天回家,走到门口看到门上一把锁,店门没开。

  珍珠慌慌张张打开门,店里的米,油,豆什么都不见了,留下一地狼迹。

  珍珠欲哭无泪,连自行车都来不及骑,狂奔来到公婆家。婆母坐在客厅,看到珍珠泪眼汪汪,气得把头撇一边。

  “妈,前门来您这里了吗?家里出事了,好像是遭人抢了,人没受伤吧?”

  “我说谈珍珠,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男人受什么伤?他都把店输掉了,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我好好的一个儿子,娶了你这么一个懦弱的女人,让他变成今天的样子,可怜我们家前进,往后可怎么办啊。”

  “不不不,妈,前门怎么可能把店输了呢?他前天说的,不再赌钱,好好攒钱供前进上学的,他……”

  “他说什么你都相信?老房子给了你们,店开了。哥哥姐姐们都在大城市生活,知道我们老两口喜欢小镇清净,习惯这里的生活。说只要你们过得好,等我们老两口不得动的时候,多照顾我们一点,这里的一切都归你们。你太让我失望,连我的儿子都被你弄丢了。我和你爸很伤心,打算到城里去住段时间。前门什么回来,我们就什么时候回家。“

  “妈,对不起,前门的事我真不知道,他把店输给谁了?”

  “还能有谁,大佬,营业执照的手续都过完了。说大佬承诺,只要你愿意,可以一直在他店里上班。可怜啊,前门走的时候都不敢来看我们一眼。带口信说怕你跟他离婚,叮嘱你一定要记住,赌博债赌场还,人不死债不烂,不要理会那些趁机找你麻烦的人。你就好好地带前进在家,安置他读书,给大佬打工,等前门回来,……“

  珍珠泪如泉涌,转身朝家走去,远远看到前进高高瘦瘦的身影在家门口徘徊。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18:43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后贴在下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18: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古乡村 于 2021-9-18 19:46 编辑

             顺从


        “珍珠,明天爸六十大寿,你带前进回去玩两天吧,我守店。”前门说这话时,手心捏一把冷汗。


        珍珠正在收摊子,抬头望了前门一眼:“哟,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说吧,是不是又输钱了,想打发我们母子走开,好拿卖货的钱还赌债?”


        “我来吧。你这女人,就不会把人往好处想?爱去不去,不去拉倒,怎么不说你一走我就把店给卖了?”


        “你多久没管生意了?卖店,你敢!这可是我们一家人活命的命根子,不要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要真那样,我会跟你拼命的。”


        前门把最后一袋米拖进屋,拿鸡毛掸子掸裤子上的灰尘,“拼命?看样子,我落难了你是不会管我的。”


        珍珠一撇嘴:“落难?你以为自己是王子,还落难,顶多算烂赌。跟你说,少跟大佬玩,每次都上当。”


        “不要揪着我打麻将输钱这点事不放了,我输钱跟大佬没关系,牌运不好而已。周围这些人,谁没有几个干妹妹干姐姐?只有我,连逢场作戏的事都没有,这事你得承认吧。”


        “不要转移话题。我想不明白,你是不是等他把你卖了还帮他数钱啊?你不惹花花草草,没让我埋头。结婚十几年,闹也好吵也好,没对我动粗,我感谢你。这些与你输钱有什么关系?”


        “大佬不是坏人,很讲义气。我知道,你怪我输钱,哪天不数落我?也就我听得进去,不嫌你烦。”


        “是,他是好人,我是坏人。粮油店开了十三个年头,说没赚钱连我自己都不信,问题是到现在我们手里没钱。你爸妈一直以为我拿钱贴补娘屋,你怎么不敢告诉他们是你输给大佬了?住在这矮趴趴的房子里,每天大清早还要倒马桶洗马桶,你也不说把房子改造一下。”


        “你嫌这老房子矮趴趴?当初这里可是最好的门面,自己家的房子做生意,不用付房租还可以住人,多好。谁能想到发展这么快,有了新区之后,这边就不热闹了。我想过了,这些年在赌桌上混,确实输掉了钱和时间,让你受累,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我打算戒赌,真的。你带前进安心的玩几天,天塌不下来,你还怕我把房子一起卖了?”


        “你也知道这里不再吃香?不过话说回来,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不嫌累,送货及时,老生意还是有的。我打算等新区建好,到菜市场租个店面,镇上正规的粮油店就两家,不会出现第三家,生意会越来越好。这边好好修整一下,马桶什么的装起来,居家不会比楼房差。对了,说到前进,前进真是个争气的孩子,这次中考进了前十名,孩子的成绩很稳定,三年后考个一本不成问题。高中、大学、工作,安居乐业,往后花钱的地方太多了,我们总得有点准备。你说戒赌我是不相信的,玩小牌,攒点钱吧。”


        “前进个子大,不看脸还以为是个成年人。会读书当然好,有没有出息也不完全在于读书。身边很多读了书的还没有不读书的混得好,你说是不是?”


        “这话我不爱听,前进个子高是好事,别打歪主意。我说过的,我的儿子一定会成为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


        “不要唱高调,顾好眼前吧。死脑筋,如果你同意,我带前进出去做生意,说不定儿子将来就成了商业巨头。”


        “家里的生意你都没管清楚,还外面做生意,做梦吧你。我就想儿子稳步走,才有可能走得远。靠知识吃饭,超过我们就可以了。我不想他卷进大风大浪,也不想他跟你一样,掉进世俗的茅坑里。”


        “还跟我拽文,不带脏字骂我?我坐牌桌上,听到的信息比你多。”


        “你错了,赌桌上只知道赌友们的爱恨情仇。我在家看书陪儿子写作业,知道时代进步的步骤。我进货送货接触的人多,跟进商业信息,接受新鲜事物,对外面的现实比你清楚。镇上谁在外面混得好、干什么我都一清二楚。倒是你,曾经也算是有梦想的人,不思进取,还好意思说我。”


        “行,你是对的,你厉害。我说,你不如今天赶回去吃晚饭,也好给妈搭把手。礼物都准备好了吧,我也买了个礼盒送给爸,表示我的一点心意。”


        “我早就想回去玩几天,两个老的种田养虾,今年年成好估计能剩下几个,去年天灾倒贴。弟弟两口子两年没回来了,爸妈想帮忙攒钱到县城买房子,买了房子妈陪孩子们读书,爸少种两亩田就没有这么累。家里人情重,老人们想方设法聚在一起吃喝、玩牌、送礼,风气一点都不好。”


        “哪里都一样,老人就剩下这点乐趣,你也要理解。”


        “都说我福气好,恋爱结婚,嫁给你就开店,吃喝不愁,没经历打工生活,夫妻守在一起,所有的好事都被我占尽了。亲戚朋友两边的爸妈都以为我们给前进攒了大钱,到时候会跟前进走,我都不好意思否认。你梭哈一输就是几百上千。有时候我想,生女儿真划不来,女儿嫁人了,赚钱会让丈夫吃喝玩乐,舍不得拿钱帮父母过好一点。”


        “好了,不要再说了,这一辈子我再不会跟大佬梭哈。以后你赚钱了,随你自己安排,这样总可以吧。”   

   

        “真的?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明天要出的几单货都记在电脑里,电脑密码是儿子的生日。”


        “我知道了。多带点钱,不要舍不得花。”


        “去去,少说快活话,我又不打牌,没闲钱丢在泥巴里沤烂。”


        “前进,跟妈妈到外婆家玩几天,不要带书,书留着回来再看。”


        “跟我差不多大的人都不在家,有什么好玩的。不过我可以陪外公到水沟里钓鱼钓虾,还可以游泳。”


        “不要下深水,听妈妈的话。”     

      

        珍珠笑了笑,心想,你魔高一尺我道高一丈,八年前前门输多少,珍珠就偷摸存多少,这是她的秘密,谁都不知道。


        带儿子在家玩了两天,母子俩回家,走到门口看到门上一把锁。


        珍珠脑袋一热,心跳得厉害,慌慌张张打开门,米,油,豆什么都不见了,留下一地狼迹。


        绝望,欲哭无泪,珍珠连自行车都来不及骑,狂奔到公婆家。婆母坐在客厅,看到珍珠泪眼汪汪,气得把头撇一边。
        “妈,前门来您这里了吗?家里出事了,好像是遭人抢了,人没受伤吧?”


        “我说珍珠,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男人受什么伤?他都把店输掉了,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我好好的一个儿子,娶了你这么一个懦弱的女人,让他变成今天的样子,可怜我们家前进,往后可怎么办啊。”


        “不不不,妈,前门怎么可能把店输了?他前天说的,不再赌钱,好好攒钱供前进上学的,他……”


        “他说什么你都相信?哥哥姐姐都知道我们老两口喜欢小镇清净,习惯这里的生活。说只要等我们老两口不得动的时候,多照顾我们一点,这里的一切都归你们。你太让我失望,连我的儿子都被你弄丢了。我们很伤心,打算到城里去住段时间。前门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就什么时候回家。“


        “妈,前门的事我真不知道,他把店输给谁了?”


        “还能有谁,大佬,营业执照的手续都过完了。说大佬承诺,只要你愿意,可以一直在他店里上班。可怜啊,前门走的时候都不敢来看我们一眼。带口信说怕你跟他离婚,叮嘱你一定要记住,赌博债赌场还,人不死债不烂,不要理会那些趁机找你麻烦的人。你就好好地带前进在家,安置他读书,给大佬打工,等前门回来,……“


        珍珠泪如泉涌,转身朝家走去,远远看到前进高高瘦瘦的身影在家门口徘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18:58 |显示全部楼层
参赛,就为了娱乐。看到了一些美文,看到了评委和瓜众们的许多评论和分析,挺有意思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1 06:48 |显示全部楼层
远古,节日快乐,阖家幸福安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1 15:47 |显示全部楼层
江小蝶 发表于 2021-9-21 06:48
远古,节日快乐,阖家幸福安康!

蓉蓉,中秋快乐,祝美满幸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2 16:55 |显示全部楼层
          保姆二三事


        菊妹双胞胎儿子考上高校来长沙读书,她到长沙找工作,第一份工作是照顾老人。


        老人七十岁,一点都不老,比菊妹的父母小几岁,菊妹的父母还要耕种十几亩田地。不过人家命好,土生土长的长沙人,家住时代广场楼上。


        家务不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没事的时候陪老人散步聊天。就这点事,每月工资六千五。


        几天之后,到了晚上菊妹就会提心吊胆,老人总是半夜喊她起来,说不舒服,要菊妹给他捶背、陪在身边。菊妹说不舒服就送去医院,出事了她担待不起。老人知道菊妹的意思,直接开口,说只要菊妹陪睡,工资涨一千五,他可以烧饭给菊妹吃,吓得菊妹第二天落荒而逃。


        第二份工作是当月嫂,小两口经营品牌名酒专卖店。


        菊妹的工作量不大,最烦的就是休息天没地方去,上班一个多月遇上中秋和国庆,老板娘要回娘家,给菊妹半个月假期。回来工作没多久过元旦,休假半个月,紧接着年假半个月,假期没工资,菊妹来来回回等于没赚钱。


        菊妹生气,刷家政群,终于找了一份比较满意的工作。


        夫妻两都是大学教授,丈夫辞职后开了公司,赶上放开二胎,生了个小女儿。


        两夫妻在文化圈都是名人,家里吃的用的都非常精致。


        家里吃的是高档油,为了管好身材,菜里不能见油。每天四两瘦肉,两只鸡蛋,几样时鲜蔬菜。


        荤菜就这么一点点,大孩子要吃,老板夫妇要吃,她哪好意思下筷子,一个月瘦了二十多斤,经常头晕眼花。


        菊妹抗议,老板允许她多买一样荤菜,工作了半年,辞职。
              

        双胞胎打周末工,认识了孙老板两夫妻,听说他们家要请家政,于是推荐母亲。


        小孙和小赵夫妇俩加盟了国内一家内衣品牌公司,在市中心开实体店,在同一小区买了一大一小两套房子。


        生意人应酬多,为了不打扰孩子们学习,小赵的母亲赵姐带两个外孙住在小房三居室里。      

  

        菊妹清晨起来,买两份早餐,一份送孩子们,一份带大房这边。


        早餐过后,小孙夫妻上班,菊妹陪同赵姐到超市买一天的菜,收拾好放冰箱。


        赵姐坐客厅看电视。   



        菊妹把大人的脏衣服按黑白颜色分开丢洗衣机洗,手洗两个孩子的校服。


        两缸衣服洗好,擦一遍家具、吸尘、拖地。


        赵姐拿一条洁白的抹布,在某件凹凸有致的物件的凹处擦一下,“菊妹,这些摆设是我女儿收藏的新古董,很贵重的,千年之后就是老古董。仔细点,再擦一遍。”


        菊妹不懂新古董还是老古董,架子上的大花瓶有圆的有扁的,有长的也有方的,上面有的花样清新,触手光滑清凉,有的凸出一朵花、一条鱼、一位天仙,栩栩如生。


        菊妹知道,房子楼层这么高,天天打扫,哪来灰尘?赵姐无非是不给她休息时间,希望她整天都在干活。


        午饭赵姐和菊妹两人吃,一荤一素一汤。


        菜量不多,菊妹自觉地等赵姐差不多吃完时端碗筷,赵姐笑,“吃干净,浪费不好。”


        “好的。合口味吗?”


        “家常菜,还行。听说你家双胞胎儿子都在市里上大学。”


        “嗯。”


        “你家在县城买了房,爱人在老家种田?”


        “是的。早知道读书这么贵,就不会急着买房。”


        “这年月,都不容易。就说我家吧,想请个可靠的保姆难啊。你听说过杭州那个姓莫的吧,不满你说,要不是你家条件好,家世清白,我家孩子是不敢请你的。”


        “知道。是个害人精,那样的人极少。”


        午餐后,赵姐领菊妹到小房打扫卫生,再回大房,赵姐继续追剧,菊妹收衣服,把大人、两个孩子的衣服烫平挂好。


        五点半,赵姐到小区站口接孩子,菊妹预备晚餐。


        晚餐平时五菜一汤,小孙两夫妻回家吃饭,七菜一汤。赵姐很注意这点,剩下的最后一点饭菜,总是劝菊妹吃完,说吃饱了才有精神干活。


        一晃暑假,小孙说他母亲刚退休,过来小住与两个孙子培养感情。   

   

        孙姐时髦,两夫妻都是镇上干部,带来很多瓶瓶罐罐,罐子里装的辣脆的咸菜、豆瓣酱和麦酱。


        炒菜时让菊妹放一点豆瓣酱或者是麦酱,不许放买的调味品。两个孩子不喜欢,菊妹只好一样菜分两次炒,每餐饭桌上摆满杯盘碗盏。


        两亲家母很快达成一致,三餐现做现吃。


        大人早餐豆浆、炸酱面、酒糟汤圆,孩子三明治、热狗、煎蛋、煮蛋。当然,那些家里无法很快完成的早餐,菊妹就要起早买回来,半个月不许重复。
      

        她们时而好得不得了,时而分歧很大,如果有火,都冲着菊妹发。  



        菊妹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忙到晚上十点睡觉。 累了受了委屈偷偷在洗澡时哭泣,感叹这该死的生活,怎么就这么难。


        想辞工,话到嘴边又忍回肚子里,孩子们需要钱。   

   

        孙姐的辣菜和酱菜快吃完了,“菊妹,你做点豆瓣酱吧,买的没有自己做的卫生。”


        “孙姐,我不会做酱菜,辣萝卜我可以做一点。”


        “萝卜不当季,味道重。大头菜会腌吗?”


        “不会,农村人做腌菜都是用太阳晒的,城里没太阳。”


        孙姐与同事、亲戚视频聊天,说农村来的保姆连酱菜都不会做。  



        那天,孙姐和赵姐很认真地找菊妹谈,“菊妹,你辞职另外找一份工作吧,家里事情不多,我们可以帮忙。拜托你,这事不要让我们家孩子知道。”     



        菊妹辞职,小赵补偿五百。说这几天带两位母亲出门玩几天,然后送她们各回各家享福,小房出租,两个孩子送封闭式学校学习。


        小赵送菊妹出门,“姐,你不要怪我家两位老人,她们只是有点小虚荣。你心好、有耐心。我已经推荐你去我同学家帮忙,照顾她瘫痪在床的母亲,工资比较高。当然,如果你不接受,我还可以推荐你到其他熟人家工作,工资低一点。“


        “我接受。谢谢你,小赵。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帮我?”


        “我和你孩子的奋斗历程差不多,像你这样的母亲,是值得也应该尊重。帮你,就等于帮自己。将来你的孩子也会这样帮别人的母亲。”


        菊妹走在街头,心里热乎乎的,微信儿子一起午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2 16:59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之后:
         保姆二三事


        菊妹家双胞胎儿子来长沙上大学,她到长沙找工作。


        菊妹的第一份工作是照顾老人。老人七十岁,一点都不老,比菊妹的父母小几岁,菊妹的父母还要耕种十几亩田地。不过人家命好,土生土长的长沙人,家住时代广场楼上,家里还有商铺。


        家务不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没事的时候陪老人散步聊天。就这点事,每月工资六千五。菊妹知道,一个月的工资,比种几亩田的收入还多,可她的工资刚好够两个孩子的花销。


        照顾别人家的老人,也就是当保姆。菊妹做梦都没有想过,为了钱,会成为保姆。


        工作头三天挺好的,老人带她熟悉环境,称赞菊妹的饭菜做得好吃。第四天,菊妹干活,老人跟着菊妹转,说菊妹屁股大,一看就是个会生儿子的女人。又说菊妹灵活,要教菊妹跳舞。到了半夜哼哼唧唧喊不舒服,要菊妹帮他捶背、陪在身边。


        菊妹要打电话给他女儿送他去医院,说出事了她担待不起,老人说这是老毛病,不用去医院。老人见菊妹不接话,说这么高的工资,不是白拿的。只要菊妹陪睡,工资还可以涨一千五,他烧饭给菊妹吃,吓得菊妹一个星期都不到就落荒而逃。


        第二份工作当月嫂,伺候人吃饭、干家务,这都不是事,烦人的是休息天没地方去。


        约儿子们见了两次面,见面坐车来去要很长时间,母子三人吃碗面,一天也要花费几十块钱。好玩的地方去不起,好吃的东西吃不起。后来孩子的学业紧,菊妹休息天买四个大馒头,沿着路走到学校,跟孩子们见一面,然后转身往回走,回到老板家刚好天黑。上班一个多月遇上中秋和国庆,老板娘要回娘家,给菊妹半个月假期。回来工作没多久过元旦,休假半个月,紧接着年假半个月,假期菊妹只能回老家,没工资,半年时间来来回回等于没赚钱。


        刷家政群,到二胎家庭干活。


        两夫妻在文化圈都是名人,生活讲究品质、精致。为人谦虚,待人温和。


        为了管好身材,每天四两瘦肉、一星期吃两次鱼、每餐四菜一汤,分量不多,菜、汤里不能见油。  



        两个月,菊妹暴瘦二十多斤,经常头昏眼花,双腿打颤,只好辞工。


        双胞胎打周末工,认识了孙老板两夫妻,听说他们家要请家政,于是推荐母亲。


        小孙和小赵夫妇俩加盟了国内一家内衣品牌公司,在市中心开实体店,在同一小区买了一大一小两套房子。


        生意人应酬多,为了不打扰孩子们学习,小赵的母亲赵姐带两个外孙住在三居室小房子里。  

      

        菊妹跟老板住在四居室大房子里。清晨起来,买两份早餐,一份送孩子们,一份带大房这边。


        早餐过后,小孙夫妻上班,菊妹陪赵姐到超市买一天的菜,收拾好放冰箱。


        赵姐坐客厅看电视。

   

        菊妹把大人的脏衣服按黑白颜色分开丢洗衣机洗,手洗两个孩子的校服。


        两缸衣服洗好,擦一遍家具、吸尘、拖地。


        赵姐拿一条洁白的抹布,在某件凹凸有致的物件的凹处擦一下,“菊妹,这些摆设是我女儿收藏的绝版新古董,很贵重的,千年之后就是老古董。仔细点,再擦一遍。”


        菊妹不懂新古董还是老古董,架子上的大花瓶有圆的有扁的,有长的也有方的,上面有的花样清新,触手光滑清凉,有的凸出一朵花、一条鱼、一位天仙,栩栩如生。


        菊妹知道,房子楼层这么高,天天打扫,哪来灰尘?赵姐无非是不给她休息时间,希望她整天都在干活。


        午饭赵姐和菊妹两人吃,一荤一素一汤。


        菜量不多,菊妹自觉地等赵姐差不多吃完时端碗筷,赵姐笑,“吃干净,浪费不好。”


        “好的。我做的饭菜合口味吗?”


        “家常菜,还行。听说你家双胞胎儿子都在市里上大学。”


        “嗯。”


        “你家在县城买了房,爱人在老家种田?”


        “是的。早知道读书这么贵,就不会急着买房。”


        “这年月,都不容易。就说我家吧,想请个可靠的保姆难啊。你听说过杭州那个姓莫的吧,不满你说,要不是你家条件好,家世清白,我家孩子是不敢请你的。”


        “知道。那就是个害人精,那样的人极少。”


        午餐后,赵姐领菊妹到小房打扫卫生,再回大房,赵姐继续追剧,菊妹收衣服,把大人、两个孩子的衣服烫平挂好。


        五点半,赵姐到小区站口接孩子,菊妹预备晚餐。


        晚餐平时五菜一汤,小孙两夫妻回家吃饭,七菜一汤。赵姐很注意这点,剩下的最后一点饭菜,总是劝菊妹吃完,说吃饱了才有精神干活。


        一晃暑假,小孙说他母亲刚退休,过来小住与两个孙子培养感情。   

   

        孙姐时髦,两夫妻都是镇上干部,带来很多瓶瓶罐罐,罐子里装的辣脆咸菜、豆瓣酱和麦酱。


        炒菜时让菊妹放一点豆瓣酱或者是麦酱,不许放买的调味品。两个孩子不喜欢,菊妹只好一样菜分两次炒,每餐饭桌上摆满杯盘碗盏。


        两亲家母很快达成一致,三餐现做现吃。


        早餐豆浆、炸酱面、酒糟汤圆、三明治、热狗、煎蛋、煮蛋。当然,那些家里无法很快完成的早餐,菊妹就要起早买回来,半个月不许重复。午餐和晚餐吃什么,怎么吃,这是孙姐和赵姐每天的头等大事。


        她们时而好得不得了,时而分歧很大,如果有火,都冲着菊妹发。  



        菊妹难过,想辞工,话到嘴边又忍回肚子里,孩子们需要钱。
      

        “菊妹,你做点豆瓣酱吧,我带来的差不多吃完了,买的没有自己做的卫生。”


        “孙姐,我不会做酱菜,辣萝卜我可以做一点。”


        “萝卜不当季,味道重。大头菜会腌吗?”


        “不会。麦酱、豆瓣酱、腌菜听说要晒太阳的,城里没太阳。”


        孙姐撇撇嘴,与同事、亲戚视频,说农村来的保姆连酱菜都不会做。  



        那天,孙姐和赵姐又和好了,一边一个拉着菊妹,“菊妹,你辞工吧,家里事情不多,我们可以帮忙。拜托你,这事不要让我们家孩子知道。”     



        菊妹辞工,小赵补偿五百。说带两位母亲出门玩几天,然后送她们各回各家享福,小房出租,孩子送封闭式学校学习。


        小赵送菊妹出门,“姐,你不要怪我家两位老人,她们只是有点小虚荣。你心好、有耐心。我推荐你去我同学家帮忙,照顾她瘫痪在床的母亲,工资比较高。当然,如果你不接受,我还可以推荐你到其他熟人家工作,工资低一点。“


        “我接受。谢谢你,小赵。你真好,我遇到贵人了。”


        “别这么说,我和你孩子的奋斗历程差不多,能认识就是缘分。帮你,就等于帮自己,将来你的孩子也会这样帮别人的母亲。”


        菊妹走在街头,心里热乎乎的,微信儿子一起下馆子吃面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5 07:32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参赛小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5 17:11 |显示全部楼层
             太妹
        茂根躺在床上,望着堵在门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女人,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


        女人是他的前妻,太妹。


        六年前夏天的那个清晨,茂根怀里搂着隔壁村子的那个女人睡得正香,太妹忽然出现在瓜棚,拿着破手机对他们拍照,冷冰冰地说,“茂根,照片我已经保存好了,你不是头次干不要脸的事,以前孩子小,我忍,现在孩子们长大了,我不会再忍!离婚!”


        太妹把他身上搜刮得一毛不剩,留给他十几亩土地和这栋残破的老屋与年迈的父亲相依为命,毫不犹豫地抛弃他,带着两个孩子租住在县城。


        离婚第一年,收割的时候,太妹指使两个孩子来要钱,女儿高考、儿子中考,茂根不得不交出收入的百分之七十,补偿那个受他牵连的女人几百块,一年到头自己两手空空。


        第二年,茂根的表哥告诉他,太妹在外面有人了,还买了房子。


        茂根不信,疯了一样狂奔到县城找太妹,太妹在一家大超市开车运货,看到茂根,一脸不屑。


        “我这么努力,就是想跟你复婚。你为什么这么快就找人了?”


        “真好笑,我怎么就不可以找人?又不是偷人。”


        “你!你是女人,跟别的男人之后就不纯洁了,我们的关系就变了。”


        “纯洁?我跟你结婚的时候不纯洁吗?你跟别的女人睡觉,纯洁吗?这种关系你是想不清楚的,懒得跟你说。”


        “太妹,你没跟那个人怎么样吧?我改了,真的,我们和好吧。我赚的钱还是跟以前一样,全部给你。”


        “晚了,我已经跟他怎么样了。找个正经女人过日子吧,对人好点。不过,孩子们的学费你一分不能少。”


        “你!你不要脸!我们结婚二十年,一起打工、种田,一分一厘都给你了。你带着我们的钱跟别人过,还买了房子。我呢?孤家寡人,落到什么好处了?钱?钱!你就知道钱,找跟你睡觉的人去要钱吧!”     



        “这是你说的话?”


        “我说的,不要再打发孩子们找我,小心我说话不好听!”


        往事历历在目,五年时光,茂根再也没有见过太妹,也不想见孩子。


        茂根除了劳作,闲余时间到镇子上麻将馆玩。离婚后,来得更勤了。


        麻将馆有几个跟他走得近的女人,两个丈夫外出谋生,两年难得回家一次。一个丈夫发达之后离婚,有大房子住,衣食不愁。还有小凡,死了丈夫。只要暗示一下,请吃一餐饭,就可以跟她们睡觉。  

     

        她们为他争风吃醋,他很高兴,可每次到最后都是茂根吃亏,挨骂、挨打,还赔钱,那个离婚的女人,两个儿子带一邦人来威胁他,要他离他们的母亲远一点,想吃软饭,他还不够资格。


        “呸,谁想吃软饭啊,老子可是花了钱的。”这话不能说出口,吃多了眼前亏,茂根认怂。觉得还是小凡好,跟她睡觉没有后顾之忧。这些年,他们一直在一起,不过,他得负责小凡家的土地,累。


        前几天书记给他打电话,说太妹找他,他欠了孩子们的抚养费,要他还钱。他当时就在电话里撂下狠话,让书记转告太妹,要钱,走法律程序好了。


        过了两天他接到兰姑妈的电话,要他到前面八哥家来见她和娇姑妈。茂根当时就猜到了,肯定是太妹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在作妖。


        姑妈们的面子一定要给,来到八哥家,太妹一脸憔悴、泪眼汪汪地坐在两位姑妈中间。


        “兰姑、娇姑,你们来了。太妹,你怎么了?”


        “我病了,儿子下学年没有报名费,我是来求你补给孩子们抚养费的,大概三万,才可以渡过难关。”


        这女人就这么直接,茂根忍了忍,“姐弟两五年没有喊我一声,考上大学都不告诉我,我凭什么给钱?”


        “他们为什么不喊你?女儿考上大学,你要她不上大学,找个家底好的人出嫁。儿子当时判给你,你管他了吗?你逼他休学,你装不记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不过我知道,你是他们的生父,就算你不管他们,等你老了,孩子们还是要负担你。所以,我要跟你复婚。”


        “复婚,少逗我玩了。看看你,细皮嫩肉的,看得上我这么个穷光蛋、大老粗?不要嘴上说与我复婚,把我的钱全部拿走,等我老了又把我赶走。再说了,我的小凡对我很好,我们有感情。”


        “我嫁给你的时候你就是个穷光蛋,别忘了,老房子是我们共同的财产,也是孩子们的根基。姑妈、八哥,你们评评理。我问你,她好?好女人为什么不跟你结婚?不让你买社保?指使你五年不拿一分生活费给自己的孩子?不帮你收拾房子、看着房子发霉发臭?不管你家的老人?这些年你白白给人干活不说,家里的收入呢?你敢说不给钱她会陪你睡觉?不复婚也可以,我买房子、孩子上学,借了差不多十万块钱的债,你只要先补三万抚养费,儿子大学毕业前,每一年拿一万五生活费,儿子毕业后我绝不找你要钱,你老了他们养你。我们白纸黑字写好,做公证,这样你该放心了吧。”


        这个女人真是狮子开大口,只想尽快打发她走,“冲你刚说的这番话,我请你们下馆子,边吃边聊。对了,你想跟我复婚,那你跟我一起去看看父亲,老人家天天唠叨你和孩子们。给你一百块,算你的人情。”


        谈判进行了六个小时,太妹说她并没有与那个男人结婚,这些年在外面当搬运、开车、儿子考上大学后就跟儿子在上海打工,有时在学生食堂帮忙,有时在学校附近的餐馆洗菜切菜,什么苦都受过,疫情爆发后,餐饮业萧条,儿子也没有那么容易找到周末工,女儿刚读完研究生,正在实习阶段,工资不高,实在没办法才回来求助。


        茂根给了太妹两百块钱买票,要她赶紧回上海去看病,孩子什么时候喊他,钱就什么时候到位,八哥和两位姑妈也赞同,天黑时打发太妹回县城。


        太妹刚上车,他微信说小凡的婆婆过世了,要去帮忙。


        太妹晚上跟他视频,他故意躺在小凡的床上与她说话,太妹的脸都气绿了。


        视频之后,太妹三天没有与他说话,茂根暗自欢喜,估计太妹回上海了。


        忙完小凡家的事,茂根悄悄回家睡了个安稳觉,盘算着趁收割前到镇子上玩几天牌。没想到太妹没走,突然袭击把他堵在家里,哭着喊着要复婚。


        复婚还是不复婚?茂根头都大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5 17:51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后:

          太妹
        茂根躺在床上,望着堵在门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女人,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


        女人是他的前妻,太妹。


        六年前夏天的那个清晨,茂根怀里搂着隔壁村子的那个女人睡得正香,太妹忽然出现在瓜棚,拿着破手机对他们拍照,冷冰冰地说,“茂根,照片我已经保存好了,你不是头次干不要脸的事,以前孩子小,我忍,现在孩子们长大了,我不会再忍!离婚!”


        茂根以为自己偶尔找女人的事情,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太妹早就知道了,用照片胁迫茂根离婚。


        这些年茂根承包土地赚了不少钱,太妹把他身上搜刮得一毛不剩,留给他十几亩土地和这栋残破的老屋与年迈的父亲相依为命,毫不犹豫地抛弃他,带着两个孩子租住在县城,还在亲戚中说自己净身出门。


        离婚第一年,收割的时候,太妹指使两个孩子来要钱,女儿高考、儿子中考,茂根不得不交出收入的百分之七十、补偿那个受他牵连的女人几百块,一年累到头自己两手空空。


        第二年,茂根的表哥告诉他,太妹在外面有人了,还买了房子。


        茂根不信,疯了一样狂奔到县城找太妹,太妹在一家大超市开车运货。


        “太妹,我这么努力,就是想跟你复婚。你为什么这么快就找人了?”茂根气呼呼地质问。


        太妹一脸不屑,“真好笑,我怎么就不可以找人?又不是偷人。”


        “你!你是女人,跟别的男人之后就不纯洁了,我们的关系就变了。”


        “纯洁?我跟你结婚的时候不纯洁吗?你跟别的女人睡觉,纯洁吗?这种关系你是想不清楚的,懒得跟你说。”


        “太妹,你没跟那个人怎么样吧?我改了,真的,我们和好吧。我赚的钱还是跟以前一样,全部给你。”


        “晚了,我已经跟他怎么样了。找个正经女人过日子吧,对人好点。不过,孩子们的学费你一分不能少。”


        “你!你不要脸!我们结婚二十年,一起打工、种田,一分一厘都给你了。你带着我们的钱跟别人过,还买了房子。我呢?孤家寡人,落到什么好处了?钱?钱!你就知道钱,找跟你睡觉的人去要钱吧!”     



        “这是你说的话?”


        “我说的,不要再打发孩子们找我,小心我说话不好听!”


        往事历历在目,五年时光,茂根再也没有见过太妹,也不想见孩子。两个孩子跟他妈一样,觉得他犯了天大的罪,事实上呢,他们在县城能过得这么安稳,他付出的最多。茂根心里一直后悔,总是管不住自己对漂亮女人的向往,落得人财两空的下场。


        事情已经是这样了,茂根除了劳作,闲余时间到镇子上麻将馆玩。离婚后,来得更勤了。


        麻将馆有几个跟他走得近的女人,两个丈夫外出谋生,两年难得回家一次。一个丈夫发达之后离婚,有大房子住,衣食不愁。还有小凡,死了丈夫。只要摸摸手、一个眼神、请吃一餐饭,就可以跟她们睡觉。
      

        她们为他争风吃醋,他很高兴,可每次到最后都是茂根吃亏,挨骂、挨打,还赔钱,那个离婚的女人,两个儿子带一帮人来威胁他,要他离他们的母亲远一点,想吃软饭,他还不够资格。


        “呸,谁想吃软饭啊,老子可是花了钱的。”这话不能说出口,吃多了眼前亏,茂根认怂。觉得还是小凡好,跟她睡觉没有后顾之忧。这些年,他们一直在一起,不过,他得负责小凡家的土地,累。


        前几天书记给他打电话,说太妹找他,他欠了孩子们的抚养费,要他还钱。他当时就在电话里撂下狠话,让书记转告太妹,要钱,走法律程序好了。


        过了两天他接到兰姑妈的电话,要他到前面八哥家来见她和娇姑妈。茂根当时就猜到了,肯定是太妹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在作妖。


        姑妈们的面子一定要给,来到八哥家,太妹一脸憔悴、泪眼汪汪地坐在两位姑妈中间。


        “兰姑、娇姑,你们来了。太妹,你怎么了?”


        “我病了,儿子下学年没有报名费,我是来求你补给孩子们抚养费的,大概三万,才可以渡过难关。”


        这女人就这么直接,茂根忍了忍,“姐弟两五年没有喊我一声,考上大学都不告诉我,我凭什么给钱?”


        “他们为什么不喊你?女儿考上大学,你要她不上大学,找个家底好的人出嫁。儿子当时判给你,你管他了吗?你逼他休学,你装不记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不过我知道,你是他们的生父,就算你不管他们,等你老了,孩子们还是要负担你。所以,我要跟你复婚。”


        “复婚,少逗我玩了。看看你,细皮嫩肉的,看得上我这么个穷光蛋、大老粗?不要嘴上说与我复婚,把我的钱全部骗走,等我老了又把我赶走。再说了,我的小凡对我很好,我们有感情。”


        “我嫁给你的时候你就是个穷光蛋,别忘了,老房子是我们共同的财产,也是孩子们的根基。姑妈、八哥,你们评评理。我问你,她好?好女人为什么不跟你结婚?不让你买社保?指使你五年不拿一分生活费给自己的孩子?不帮你收拾房子、看着房子发霉发臭?不管你家的老人?这些年你白白给人干活不说,家里的收入呢?你敢说不给钱她会陪你睡觉?不复婚也可以,我买房子、孩子上学,借了差不多十万块钱的债,你只要先补三万抚养费,儿子大学毕业前,每一年拿一万五生活费,儿子毕业后我绝不找你要钱,你老了他们养你。我们白纸黑字写好,做公证,这样你该放心了吧。”


        这个女人真是狮子开大口,茂根只想尽快打发她走,“冲你刚说的这番话,我请你们下馆子,边吃边聊。对了,你想跟我复婚,那你跟我一起去看看父亲,老人家天天唠叨你和孩子们。给你一百块,算你的人情。”


        谈判进行了六个小时,太妹说她并没有与那个男人结婚,他有家室,为了与太妹结婚,打算回去离婚,太妹知道上当了,生气,与他断了。


        这些年在外面当搬运、开车、儿子考上大学后就跟儿子在上海打工,有时在学生食堂帮忙,有时在学校附近的餐馆洗菜切菜,什么苦都受过,疫情爆发后,餐饮业萧条,儿子也没有那么容易找到周末工。


        女儿刚读完研究生,正在实习阶段,工资不高。最伤心的是,女儿谈了好几年的男朋友,听说她要帮助母亲负担弟弟的学费,直到弟弟参加工作,人家转身就走了。这些问题,让太妹始料不及,实在没办法才回来求助。   

     

        茂根给了太妹两百块钱买票,要她赶紧回上海去看病,孩子什么时候喊他,钱就什么时候到位,八哥和两位姑妈也赞同,天黑时打发太妹回县城。


        太妹刚上车,他微信说小凡的婆婆过世了,要去帮忙。


        太妹晚上跟他视频,他故意躺在小凡的床上与她说话,太妹的脸都气绿了。


        视频之后,太妹三天没有与他说话,茂根暗自欢喜,估计太妹回上海了。


        忙完小凡家的事,茂根悄悄回家睡了个安稳觉,盘算着趁收割前到镇子上玩几天牌。没想到太妹没走,突然袭击把他堵在家里。
        复婚还是不复婚?茂根头都大了。20210914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5 17:57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

写短篇,我真不太会。

主要是为了看别人的评论。收获还是有的。

三篇我后来都抽时间修改了一下。

老师,你有时间帮我看看,然后不要留情地给我指出问题所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5 17:59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还看到了阿夏的总评和他的小说。

他提你了。

你的文字确实很好。

还有桃花,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6 11:52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作品,点赞远古。近来忙于现实,疏怠了添香,感谢远古及其他版主版友的坚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30 16:27 |显示全部楼层
远古乡村 发表于 2021-9-25 17:57
是的。

写短篇,我真不太会。

节假日前期,都是我最忙碌的时候,之前确实没顾得上。回头我看看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30 16:31 |显示全部楼层
远古乡村 发表于 2021-9-25 17:59
这次还看到了阿夏的总评和他的小说。

他提你了。

阿夏是评委么?我来去匆匆的,完全没有关注的。他用的什么名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1 23:1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部分,对话多得审美疲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1 23:16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还有修改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1 23:21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还是单调琐碎了一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5 20:19 |显示全部楼层
远古乡村 发表于 2021-9-25 17:51
修改后:

          太妹

这排版,真心不好看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5 20:27 |显示全部楼层
远古乡村 发表于 2021-9-25 17:51
修改后:

          太妹

糟乱的人生——感觉远古的文字,很多都是如此。。。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bbs.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