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时事 六星杂谈 和小羊宝宝Pk帖
查看: 3800|回复: 65

和小羊宝宝Pk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7 21: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麻烦版主把这帖子置顶,免得我找不着

习惯用电脑打字,手机不咋灵活,排版肯定会乱,喜欢看热闹的请帮忙纠偏。


明天开始不定时更新,就是照搬新华字典也要凑够三万字。


想看热闹的可以准备板凳瓜子了。


一起嗨起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1:49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万字为什么不一起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1:50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写好了给你置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1:51 |显示全部楼层
闲着蛋疼,赶紧去搞你的工程,挣钱去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1:52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知道赌什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1:5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霓裳旖旎 发表于 2021-9-17 21:50
欢迎写好了给你置顶

我喜欢随写随发咋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1: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香樟树下 发表于 2021-9-17 21:51
闲着蛋疼,赶紧去搞你的工程,挣钱去吧!

这次不叫小羊羔个乖,他不会知道天高地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2:0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曹衣出水 发表于 2021-9-17 21:52
我想知道赌什么

我随便赌啥子,一切听小羊羔的。


看他怎么把我操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2:01 |显示全部楼层
混混 发表于 2021-9-17 21:57
我喜欢随写随发咋办?

可以编辑到帖子里,足够多了可以帮你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2:0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霓裳旖旎 发表于 2021-9-17 22:01
可以编辑到帖子里,足够多了可以帮你编辑

主要是,手机打字发帖,找帖子很麻烦。


另外,你觉得本混是在开玩笑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2:05 |显示全部楼层
混混 发表于 2021-9-17 22:04
主要是,手机打字发帖,找帖子很麻烦。

我相信你们都是高手对决,点开你的名字就能看到自己的帖子,好找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2:1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霓裳旖旎 发表于 2021-9-17 22:05
我相信你们都是高手对决,点开你的名字就能看到自己的帖子,好找

好的。

那就试试,瞅瞅会不会操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2:11 |显示全部楼层
混混 发表于 2021-9-17 22:10
好的。

那就试试,瞅瞅会不会操作。

点开名字,主题第一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7 22:52 |显示全部楼层
刚看到,马上置顶飘红。

红分一二三,您要哪种?字体加粗加黑划斜杠,行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03:5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1

  门卫老胡终于住院了,整个盛名小区都很开心。

  老胡极少生病,做门卫五六年间,恪尽职守,没有一天离开过,感冒都极少。

  近一年多,老胡被人打了四五次,或衣服被扯破,或脸被尖利的指甲抓得皮开肉绽,或被摔得满地翻滚鼻青脸肿,也只是去医院随便包扎一下,依然会尽快赶回坚守岗位。

  刚开始,很多人都怀疑这消息的准确性,第二天一大早,不约而同赶到小区门口,见门卫室空无一人,开始探究消息来源。有人说这消息是光头刘发布的,夜里他还特地买了两桶烟花在门卫室外燃放了,并指着大门口还没被环卫工清除的大烟花纸盒,这就是证据。

  人们总算信了,之所以相信并不在两只废纸盒,而是因为光头刘是作家,小区里唯一一个有省作协证的被官方认可的作家,普通人都知道造谣的后果,作家肯定了然。

  盛名小区里非富即贵,大都是有点头脸的人物。有头脸的人都难以从众,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他们相信老胡住院,也不全是因为光头刘是作家,且从心底里鄙视光头刘这种只会唱赞歌的官方作家。把老胡住院这种概率很小的事归源于光头刘,是他们没有说出口的共同意愿,说穿了,就是他们都愿意相信老胡是真的住院了,或者说,期盼老胡已经住院了。

  于是,一个个喜形于色,奔走相告去了。

  好的是,一会儿功夫,好消息接撞而至,说老胡这次病得不轻,估计很难出院了,万一能出院,门卫是肯定做不成的,因为,听说他是被前天光头刘咬伤鼻子,以致中毒发炎才住院的。

  如果在别处,文化人咬人鼻子这种事肯定让人匪夷所思,可在盛名小区却不会让人有丝毫奇怪,不管是咬人的光头刘还是被咬的老胡,大家都觉得一个该咬,一个活该被咬,就像狗总要吃屎那样理所当然,那样天经地义。

  事实上,他们很乐意看到老胡被咬,更乐意看到光头刘因此吃点官司,最好被关进去一年半载,再赔偿老胡几万块钱了事。

  他们不会关心老胡为什么事会被咬,或者说,对事情的起因没任何兴趣,只想看到老胡和光头刘倒霉。但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世间大多数人都这样,他们眼里只有结果,起因过程并不重要。

  人们之所以不关心事情起因,还是由于老胡近来经常挨打,而且,前几次打过之后,双方都不愿意说出原因。后来小区里的人联合起来一起回忆,终于撸清楚老胡第一次挨打是在去年夏天,打他的是阿混。

  阿混五十来岁,又黑又瘦又小,还戴副近视眼镜,十足小瘪三模样,是个小包工头,专门盖化粪池的。很多人一致认为,阿混住进盛名小区是对整个小区的侮辱。原因很简单,阿混喜欢穿一身从来不洗的工作服,又臭又脏,这在工地上不仅无妨还最正常,可出现在干净雅致的小区就不太合理了,实在有碍观瞻。加上阿混走路一摇三摆,一幅谁都瞧不上的架势,更让人觉得影响区容。用句流行语说,阿混文不能服众,武不能摆事,钱不能包场,酒不能尽兴,职不能撑腰,貌不能圈粉。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这样一个阿混竟然喜欢美女,确切地说,喜欢看美女,再确切地说,喜欢看美女的大白腿。

  阿混搬进小区不足三个月,小区里的所有长腿女,都证明自己被阿混看过腿,然后,短腿女也出来证明阿混看过她们的腿,再然后,各种女都出来证明,说阿混看过她们的腰她们的胸,当然还有她们的脸,她们的背。阿混坚持澄清说自己只爱大白腿,却没一个女人愿意相信,只有大多数男人深信不疑。

  男人们还说,据科学研究表明,每天坚持多看美女可以增长寿命,阿混不过是比一般人更怕死罢了,何况,女人出来不就是给人看的么?阿混投女人所好,才是男人的楷模,包括老胡都这样说。

  盛名小区之所以包容猥琐的阿混,也可以包容阿混一身臭气进出,更可以包容阿混随便看女人,倒不是这个小区的住户有多高端,气量胸怀有多宽广,而是因为阿混有个漂亮老婆,姿容可以秒杀小区绝大部分女人,这让绝大部分男人经常仰天长叹:“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鲜花总是插在狗屎上啊?”

  人们不再讨厌阿混看女人,毕竟阿混有可以随便看女人的实力,包括老胡都认为小区的女人能让阿混看看,是她们的荣耀。但是,看女人可以,不等于老胡可以容忍阿混随便带女人进出小区。

  那天,阿混依旧一身看不清布眼的工作服,依旧一摇三摆,身边紧跟着一个穿着吊带短裙的高挑美女,一双高跟丝袜美腿,摇曳生浪,是一个凭面容就能秒杀阿混老婆的美女,不仅比阿混老婆年轻,精致的气质也不可同日而语。要命的是,女人和阿混一边同抽着细杆香烟,一边紧靠在一起旁若无人地说笑,女人不时笑得前仰后合。

  走到大门口,好像正说到阿混老婆日渐发福的腰腿,女人往边上轻快地一跳,低头张开一双白生生细长臂,原地扭腰摆腿,阿混笑指着她的腰腿说得起劲,一幅要将她的腰腿研究透彻的样子。

  说着,笑着,突然就停了,三步纵到坐在门口乘凉的老胡面前,大声责问:“你刚才说什么?”

  老胡不答,阿混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有种再说一遍。”

  老胡捂着脸,还是一言不发。

  阿混还要打,被女人用上海话喝住,并很自然地抓住阿混的手挽住,拽着离开。

  至于那天老胡到底说了句什么,老胡一直都没说,阿混也没说,这事成了老胡挨打的第一件悬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04:0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春江潮水 发表于 2021-9-17 22:52
刚看到,马上置顶飘红。

红分一二三,您要哪种?字体加粗加黑划斜杠,行不?

那种无所谓,只要我找起来方便就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10:2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2

  由于双方不肯说出缘由,小区的人便一边倒地支持老胡,声讨阿混。理由很充分,无论老胡说了什么,那是他的言论自由,阿混对号入座,以致暴怒,正好说明心里有鬼。

  不管怎样,打人就是不对。阿混一言不合就动手,十足流氓无赖德性,已经严重危及整个小区的人身安全,必须联合起来对阿混予以警告,或惩罚。

  领头的光头刘因此专门拎了一瓶二锅头,两斤猪头肉,去找老胡,鼓动老胡去找阿混麻烦。再怎么说,那记耳光不能白挨。提出让老胡以身心受到伤害为由睡到阿混家里去,不讨到说法决不罢休。

  两个人对饮到深夜,老胡依然不为所动,说不能跟(>_<)一般见识。光头刘一拍桌子:“凭什么漂亮女人都围着他?凭什么啊?他小姨子就可以吗?”

  老胡醉成一滩,只咕哝出两个字:“贱货!”

  除了光头刘,另一个带头支持找阿混麻烦的是小崔。

  小崔年龄并不小,和阿混相仿,身块也不小,把阿混放进他的体内,至少还能余留三指的空隙,人们叫他小崔源于那个举国闻名正气艺人,一个被称为“英雄”的艺人,这么叫以示对他一身正气的肯定,他自己也喜欢别人叫小崔,而不是崔大师。

  崔大师是普遍人对他的尊称,因他擅长国画,最拿手的梅兰竹菊,很多人都说他的功力已经炉火纯青,即便没有官方认可的头衔。

  和阿混从里到外的猥琐不同,小崔的儒雅风范已经透入骨髓,任何时候都衣冠楚楚风度翩翩,加上生就一副可以指点江山的伟人面相,便成了盛名小区绝大部分妇女眼里的男神,同时也是让小区里所有男人自惭形秽的偶像,几乎所有人都以和他合影为荣。

  小崔认为阿混的存在,拉低了整个小区的层次,可惜,联合商议了好几天,都没找到合适的法子严惩阿混,更没有一种法律可以将阿混驱离,他们能做的,只有尽量不和阿混招呼,集体疏远他。

  好在阿混本就是个农民工,每天天不亮就出发,天不黑不回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地,很难遇上,大家倒也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大家没想到的是,小崔竟然也会打老胡,在老胡挨了阿混打耳光一个月后。

  发生的情形和阿混相仿,也是小崔和一个女的相依着走进大门,老胡说了句什么,小崔就火了,继而动手。

  和上次阿混不同,边上的女士也加入战团,在老胡左脸上狠狠抓了一下,皮开血流。

  和上次结果相同,有人问老胡到底说了什么,小崔恼怒地说:“你问他去。”

  老胡还是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性,一声不吭。

  这事成了另一个悬案,只后果截然相反,整个小区一边倒的支持小崔,认为老胡该打,打得好。

  只有光头刘用很微弱的声音说:“不管怎样,打人总归不对吧。”

  立即有人反驳:“你不就是嫉妒小崔的学生多,恨他抢了你的生意么?”

  任光头刘有作家的如簧巧舌,这反驳也无言以对。虽说他和小崔都开了兴趣班,一个教作文,一个教绘画,看起来两不相干。但因都是节假日教课,孩子们很难两全,招生数量肯定有些许冲突。加之小崔外表出众,颇得孩子母亲青睐,兴趣班这种事大都母亲做主,小崔的学生就比光头刘多了一倍,嫉妒是必然的。

  小区里的人齐心合力维护着心中的偶像也是必然的,所以,错的只能是老胡。

  后来有人传说那个女的是小崔的外省同学,来看望小崔的,网名叫三姑娘。他们之间习惯了叫网名,一路姑娘长姑娘短的,一个叫得亲切,一个应得开心,这不知怎么触及了老胡哪根敏感神经,导致老胡的脏话脱口而出。

  “老不死的孤家寡人一个,害红眼病呢!该打,不打不长记性。”

  “听说老胡年轻时老婆就跟人跑了,见不得别人恩爱,尤其见不得婚外恩爱的。”

  “很正常的亲友关系,到老胡眼里就成了秀恩爱,老胡这不是变态么?”

  “自己没本事搞到女人,还嫉妒别人相好,这样的变态不适合在我们小区做门卫,应该联合驱离才对。”

  嘴上这么说,可一旦摆上正轨,赞成的却寥寥无几,表面理由是:换一个人未必就比老胡正常。暗地里,其实巴不得老胡多骂骂这些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尤其女人。

  小崔的形象一落千丈,最开心的当属光头刘。他依然锲而不舍为老胡叫屈,认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老胡坚守的,是一扇正道真理的大门。

  可惜,这理由引来的只是集体讥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10:3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仓促上马,只能用现成的人物背景,虽然体现不出本混的真正水准,但秒杀小羊羔绰绰有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12:5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催更。别骄傲,逍逍也不是吃素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17:2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3

  自从小崔出手后,老胡挨打就成了常态。人们不再关心老胡到底说了句什么,会招来那么多的巴掌拳脚,挨打的不说,打人的不说,追问没用,索性不再深究。

  不得不说,盛名小区个个都是人物,包括老胡。他们都很清楚事件性质,说不清道不明的性质,除了自行消化,别无他法,每次事件都没给警方添加麻烦。

  开始大家以为光头刘是老胡的朋友,几乎是唯一的朋友,依据是光头刘总是替老胡说话,理由一成不变:“不管怎样,打人总是不对的。”

  因此,光头刘咬伤老胡的鼻子就显得非比寻常,他们在人眼里的朋友关系不攻自破。

  另一个不寻常是光头刘不是疯狗,不可能上来就用嘴咬。用嘴咬说明老胡还手了,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因为不寻常,他们又和以前一样不解释,小区就有了多方面深层次的解读。

  毫无疑问,老胡数次挨打是因为用脏话骂人,骂光头刘可能是习惯使然,未必出于本心,很大程度上,只是句玩笑。而且,和前几次骂的也不一定是同一句话。

  这有意或无意的脏话,光头刘还是被刺激到了,于是直接开打。心里一定恨极:亏我拿你当朋友,那么帮你,你却不顾我面子骂我,不打你打谁!

  老胡肯定也没想到光头刘会出手,一定辩解过,指责光头刘开不起玩笑,还手就成了理所当然,最终纠缠不清搅成一团死结。

  老胡年龄虽大,身块却不小,又很健康,力气自然不差。光头刘身块和老胡相当,虽然年轻十几岁,却有肾虚加糖尿病加心脏病,体质可想而知,情急之下只有动嘴咬了。

  大家又依据以往的例子推断出,在场肯定还有一个人,女人,颇有点姿色的女人,光头刘带进小区的女人。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光头刘的老婆,关系也肯定很熟络,很亲热。因为只有看到这种情况,老胡的脏话才会出口。

  不知何故,小区里的人推断到这里就不约而同停了,没有一个有兴趣探究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

  不探究不等于不知道,而是都知道。光头刘经常吹嘘,说崇拜他想拜他为师的女粉丝很多,全国各地都有,说有胃口搞她们就是她们的荣幸。小区里大多数男人羡慕不已,暗恨自己没早学习写文章玩艺术,博个才子头衔,也好名正言顺地玩玩佳人。

  正聚在门口说得起劲,有人一摇三摆路过,正是浑身臭气熏天的阿混,众人赶紧躲瘟神般的避开。

  阿混哼了一下:“不明真相的纯⊙﹏⊙。”

  “就是,不懂装懂,随他们瞎猜去。”门卫室里有人接口。

  阿混古井不波地转身,见是一个瘦小的老头,剃着一个很潮的发型,四边寸草不生,中间一片短发鸡冠状立着,两眼贼溜溜闪着光,不用问也知道是接替老胡的。

  “刚来?”阿混冷冷的问。

  “代几天班。”

  “贵姓?”

  “顾。可以叫我老久。”

  “准备久驻吧。”

  “有这打算。”

  阿混淡淡一笑,不再问,不再理睬老久鄙夷的目光,目空一切的走了。

  第二天早上,盛名小区沸腾开了,一大早,几十个人积聚在大门口喧哗,因为门口小黑板上写了一句话:大脚威武,老胡何苦?

  最后的问号圈得比字更大,让人难明所以。

  “谁写的?怎么老久都不知道?”

  “大脚是谁?和老胡有什么关系?”

  “老胡住院不是被光头刘咬伤的么?怎么牵扯上这个什么大脚了?”

  “看来老胡不仅被咬了,还被光头刘一脚踢伤了,这下惨了!”

  “应该不会有多严重,不然,光头刘早进派出所了,昨天还望见他在阳台上品茶,很惬意咧!”

  “牵扯到脚上,只有光头刘知道。”

  “对,光头刘确实对女人脚有研究,得问问他去。”

  这句话,让猜测着的所有人都笑了,不怀好意的笑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17:3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梧桐花开 发表于 2021-9-18 12:59
不错,催更。别骄傲,逍逍也不是吃素的。

就怕他是吃素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20:53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写贴别爆粗,然后实在招架不住就撤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20:5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香樟树下 发表于 2021-9-18 20:53
好好写贴别爆粗,然后实在招架不住就撤

他们骂人没关系,我骂就会被封号。
这套路我熟得很。

我会尽量克制。

实在克制不住,随他们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21:0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混混 发表于 2021-9-18 17:37
就怕他是吃素的。

不用怕,他不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8 23:3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9 02:38 |显示全部楼层
实话说,字不错,但故事平淡。  故事至少要比生活精彩吧。我得比我当初当混混的故事差老远了我就是不写小说而已。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9 06: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4

  阿混喜欢看女人,看女人的脸女人的背,女人的胸女人的腰,女人的手女人的腿。

  这让光头刘鄙视,他认为,看女人得看女人的脚,看其他都俗气,看脚才高雅。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引经据典,全方位多角度阐述女人脚,写脚的各种分类各种特性各种美感,再由脚演绎到全身八大系统,乃至智商情商性格命运。

  整个小区都了解光头刘的嗜好:每天都要把老婆的脚舔了又舔,连脚趾缝都不放过,不然就会失眠。消息真假不论,在文艺分子云集的盛名小区,无人会以为新奇。他们都眼界广阔,知道大部分了不起的名人都有特殊嗜好,这正好说明光头刘的伟大。

  知道光头刘是脚控,嘴上也说去询问,却没有一个人真的敢去问,这就是盛名小区一贯的特色,仅限于说说,没人会当真。

  没人去求证,是没人会怀疑一个作家对信息的敏感度。果不其然,光头刘望见大门口很热闹,很快就急不可耐地赶到了。看到小黑板上字,同样很迷茫,对别人的取笑充耳不闻,当下就有了决断:去医院看望老胡。

  刚和老胡打了一架,立即又要去看他,这在常人,肯定做不到。

  光头刘从不认为自己是常人,而是圣人,非常人得做非常事,理由无懈可击:打归打,看归看,老胡为小区守门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多少慰问一下才显得有风度有涵养。

  有了决定,光头刘便开始行动,首先穿上唯一的一件浅灰色罗蒙西装,配上深蓝色长裤,打上一条黑灰两色斜条无规则排列的麦地郎领带,脚蹬一双鞋底已经开裂的奥康黑皮鞋,再披一件藏青色呢绒大衣,在镜子前晃悠半天,暗自愤愤不平:这人模狗样的!小崔算个屁啊!爷才是小区里的颜值担当好吧!妈的!阿混那副熊样,没一件正经衣作,凭啥拥有那么漂亮的老婆?眼睛长屁股上去了!

  其次是礼品,光头刘在小区门口选了一箱牛奶和一扎香蕉。心情和他穿作一样敞亮:那些在医院门口买礼品的都是⊙﹏⊙,价格贵,质量还不好,多提一段路,会死人么?!

  欢快地抵达医院门口,突然发觉似乎少了点什么,一摸秃头才恍然大悟,赶紧闪进一家超市,出来时,头上多了一顶紫色鸭舌帽,脸上多了一幅黑色大口罩,这才昂首挺胸走进了医院大门。

  走到病房门口,深呼吸两次,才大睁双眼透过门上长条玻璃往里看,见一个人斜靠在床头,左脚小腿以下被绷带裹成大大的棒槌,用屋顶垂下来的帆布带子吊住,显然骨折了。

  由于门口卫生间挡住了视线,光头刘不能确定是不是老胡,犹豫着要不要立即进去,却听见了个熟悉的声音说:“你最多一个礼拜就能出院了,小张估计还要住半个月。”

  语速不疾不徐,有一点点沙哑,但吐字清晰,简短有力,赫然是阿混。

  光头刘吃惊不小,来的路上考虑过各种情况,连见面时的招呼都想好并练习了几次,就是没料到会遇上这个人所共愤的阿混。

  阿混是第一个打老胡的人,平时不和人亲近,一幅谁都不在他眼里的屌样,他干嘛来看望老胡?还有,小张是谁?怎么和老胡一同住院了?听语气,阿混还不是第一次来,很熟络的嘛!一个盖化粪池的农民工,凭什么有此境界,这不科学。

  光头刘真的愤愤不平了,不平到迷茫,脑子飞速运转着,拿不定主意是进还是不进。进了会不会尴尬?不进,会不会失去刨根究底的机会。

  正纠结,又听阿混说:“安心静养吧。”

  话音刚落,一身工作服的阿混已到门口,光头刘条件反射般推开门,和阿混照面站了,阿混看看光头刘,点了两下头,身子一侧,就要绕过。光头刘赶忙叫住:“阿混。”

  阿混一愣,才正眼看,光头刘扯下口罩:“来看老胡了?”

  “嗯。你们聊,我要去工地了。”甩下这句不冷不热的话,阿混就快步走了出去,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

  呸!一个混子,牛逼什么呀?

  光头刘心里不痛快,脸上却笑容可掬地进去,只见到老胡三分之一的脸,一大块纱布覆盖了整个鼻子和两半块腮帮子。

  “老胡,小刘向你赔不是来了。”说完,规规矩矩给老胡鞠了一躬。

  老胡有点惊,受宠若惊的惊:“是刘老师啊!谢谢,坐,请坐。”

  “你这腿——”

  “不关你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老胡同样不冷不热。

  “不好意思,大前天是我太冲动了。一点小意思,算补偿吧。”光头刘掏出一个红包。

  老胡忙推开:“我也不对。你身体不好,全指望药养着,不容易,我有医保的。”

  “不收是不肯原谅我了?唉!都怪我太神经,会错了意。以后还要一起喝酒咧!”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嘛!”

  老胡接过红包,随手放进床头柜抽屉里。光头刘总算松了口气,坐正身子,一时却找不到话题了。沉默片刻,终于忍不住问:“刚才听阿混说,什么小张也住院了,小张是谁呀?”

  “住在别墅区的一个女的,刚从国外旅游回来。”老胡明显不愿对这个话题深谈。

  “哦。”

  气氛再度尴尬,光头刘只得起身告辞,下到一楼,立马闪到一边,因为他看到小区里十几个人拎着礼品正嬉笑着进来,里面还有两个曾打过老胡的。

  光头刘心里十分后悔,骂着:一群伪君子,装什么气度啊?要一起来也不告诉我,和他们一起进去,说不定那八百块红包老胡就不好意思收了。就算收了,这么多人在,老胡肯定会透露不少信息,也不至于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唉!我要是在门口多等几分钟就好了。

  不快地等他们族拥过去,光头刘依依不舍地又回头看了两眼。还好,里面没有小崔,心情陡然开朗了:那家伙平时人模狗样的装君子,原来也是个没气量的小人,这么比起来,我可比他境界高多了。嗯,老胡肯定会告诉那群伪君子说我刚走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9 12:1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5

  当晚,门卫室再次沸腾开了,这次谈论的焦点比以前小区里所有发生的事件都更具吸引力,也更具魅力,是一个叫张娟的女人。

  这名字很流俗,叫这名的闭着眼随便就能抓一大把。好的是,名字仅是一个人的符号,没多大意义和价值。一个女人的出色在于皮相,和子虚乌有难以描述的所谓气质。

  多数人都认为,这个张娟两者兼备,属于女神级别,地道的白富美,可以秒杀阿混的老婆,应该选为盛名小区的区花。

  持不同意见的是光头刘和小崔。他俩没见过张娟,自然不肯承认,只是表达观点的形式不同。小崔站在人群最外围,表情冰冷,一言不发,以居高临下的气势否决着众人的认知。光头刘则拿出他最得意的参照物:脚。他说以脚鉴定是不是美女才最具权威性,指出过去选妃子,脚长不能超过七寸二分,也就是现在的36码。张娟的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脚不超标的概率让人怀疑。

  另一个理由是,高个女人智商都堪忧,智商低的女人,气质就好不到哪儿去。由这两样可以断定,张娟连花都算不上,最多是个花瓶。

  光头刘的这番强词夺理其他人根本不以为然,说他们不愿从众,不过是要彰显与众不同的艺术家眼界。

  “那你说说阿混老婆的脚多大?”有人开始故意设陷阱。

  “典型辣妹子的标配,36码。”光头刘毫不迟疑。

  “你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

  光头刘冷哼:“我研究女人脚这么多年,这点看不出来吗?”

  “那你凭怎么肯定张娟的脚不达标?”

  “同是黄色人种,每个地区的人种却有点小差别,我们这里的女人,普遍脚都偏大,胸和屁股都偏小。”

  一时都愣了,找不到理由反驳,毕竟这是事实。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是哪个地方的人,基本上都能凭目测分辨。但还是有人作垂死挣扎:“说不定张娟正好是特殊呢?”

  光头刘正要继续普及他的高端理论经验,却听到人群外面有人咳嗽一声:“38码。”

  说话的是阿混,刚下班,众人呼啦一下围了上去,像迎接期待久远的胜利消息,把全体疏远他的共识早抛到九霄云外了,连脚的话题也一起抛掉了。

  “阿混啊!这么晚才下班,真够辛苦的。”

  “世上最辛苦的就是农民工了,起早贪黑,流血流汗,老板还一贯拖欠工资,最弱的弱势群体。”

  “不要搞错,阿混本身就是老板,不用自己干活的。”

  “不,看阿混一身脏的,说明自己也干,和工人平起平坐,同甘共苦,这样的老板才难得,才是最好的老板。”

  “这个我同意,现在所有的建筑老板都一屁股烂债,常年讨债的不离门,过年还有出去躲债,可你们见过有人上门向阿混要过工资吗?这才是最成功的老板。”

  众人七嘴八舌没个重点,阿混朝大伙点点头,用疲惫不堪语气回:“累惨了,你们聊,我要回家洗洗睡了。”

  一直没吭声的小崔走到前面,单刀直入:“阿混,大前天晚上是你送老胡去医院的?”

  “嗯。”

  “还送了那个张娟?”

  “嗯。”

  “老胡是自己摔伤的?”

  “嗯。”

  “那个张娟也是?”

  “嗯。”

  “他们同时摔伤的?”

  “嗯。”

  “不会这么巧吧?”

  “他们不小心撞了下。”

  阿混丢下一句,径自走了。留下众人在夜风中凌乱。

  光头刘很得意的分析:“看看,我没说错吧?果然是大脚。”

  小崔冷笑:“你觉得一个瘦条条的女人能将胖墩墩的老胡撞倒?”

  “张大脚更惨,手臂都断了,老胡估计就是崴了一下,才导致脚骨破裂的,碰撞结果很符合两个人的体重,我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光头刘煞有介事的分析着。

  “光头说得对,就是不小心撞了的,世间事逃不出一个巧字去。”

  “这次光头运气好,逃过一劫,不然,老胡肯定不会罢休的。”

  “难说,老胡还没出院呢!那鼻子肿的!”

  光头刘急眼了:“咱们不是在说张大脚么?她什么来头?”

  “我们一起去看了,她气色很好,挺和气的,有点高傲,不,高冷。”

  “只说住在别墅区,家庭职业一概不知,病房里也不见有人陪,像个女强人,很有钱的样子。”

  “切,还用你说,住别墅有几个是没钱的。”

  光头刘不赞同:“女人都会装,不能看表面,张大脚的别墅指不定还在还贷呢!住这么久都难得看到,在外面躲债吧?”

  “光头自己穷逼就别瞎猜,张大脚那养尊处优的气质装不来。”

  “呸呸呸,什么大脚大脚的。36码和38码大多少,一公分,也就一小指甲长,肉眼能分辨出来么?”

  光头刘抬头表示不屑:“太孤陋寡闻了,哪怕一丝一毫的差距,本质就不一样,你们没听过一句成语么?”

  “啥成语?”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说的就是女人的脚。”

  所有人都笑了:“我操!第一次听说这么清奇的解释。”

  “果然是大作家,这见识不同凡响。”

  “光就凭这句成语解释,就可以获诺贝尔文学奖了。”

  众人嘻嘻哈哈散去,光头刘却没半点开心。心里有太多疑问:阿混是怎么知道张大脚的脚码的?

  这个疑问马上就有了解释,肯定是他送大脚去医院,看到了大脚的鞋码。

  那么,新的问题又来了:阿混为何会这么关心大脚的脚码?

  光头刘自己这样解释:估计阿混清楚自己的癖好,并对自己没啥好感,所以才会关心对手的喜好。

  更新的诸多问题接连出现:毫无疑问,现在可以断定,小黑板上的字是阿混写的。他直接就称呼张娟为大脚,难不成他也清楚女人脚的标准?难不成他也是脚控?他称呼张为大脚,难不成是想让自己断了念想?难不成阿混看上张大脚了?

  光头刘拍拍光头,很多问题无从解答,不用说,今晚又要失眠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9 12:5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这有意思,争取全程关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9 16:54 |显示全部楼层
我靠,第五章开始研究女人的脚来了,这方面我研究成果是专业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bbs.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